但是它们都不具备引发经济衰退甚至大萧条的条件…

简介: 但是它们都不具备引发经济衰退甚至大萧条的条件…

政客们不但对这种短期暴富的阴谋没有阻止,反而鼓励了它们。

即使像美国总统这样的权贵都坚信不应该干预经济,同样美联储对投机潮也没什么作为。

这样,在经济的高速增长、新型金融机构的涌现、无知的投资者对复杂证券的狂热购买、以及(机构)对债权人资金的滥用等因素的作用下,金融创新和金融大就出现了。

许多经济学家都坚持着这样一个信条:市场永远都是正确的,最好的政策是不干预市场。

随后,美国的危机逐渐扩散到全球,其他国家的股市、银行、投资银行也麻烦不断。

上述情形发生在80多年前的“大萧条”时代,距今并不久远。

现在,这一情形又复现了,房地产和股市泡沫充斥市场,金融监管微乎其微,金融创新制造了史无前例的泡沫。

2007年初,当房地产市场的火爆和次级抵押证券危机开始初现时,人们最初的反应是将信将疑甚至否认。

那年3月份,美联储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满怀信心地向国会保证:“目前,次级债券市场的问题是可以控制的”。

夏天,财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试图消除人们对次级抵押证券的疑虑:“我并不认为它们会对宏观经济造成多大的威胁”。

2008年5月份,在贝尔斯登破产后,保尔森还发表了一个乐观的声明:“展望未来,我希望金融市场不要受近期的影响,而是要多看看乐观的经济状况,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的复苏”。

唐纳德鲁斯金(Donald Luskin),这位股市大师和财经评论人,是持有这一愚见的典型代表,他在2008年9月14日的《华盛顿邮报》社评中预言复苏很快就会到来。

但是它们都不具备引发经济衰退甚至大萧条的条件…

声称经济出现衰退的人,尤其是声称这是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衰退的,都是在用他们自己的标准定义‘衰退’”。

第二天,雷曼兄弟就倒闭了,恐慌迅速蔓延到整个世界,全球金融陷入崩溃,在接下来的两个季度,世界经济经历了堪比“大萧条”时代的自由落体运动。

很显然,金融危机真的发生了,众多的评论专家不得不接受事实,很多人开始使用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的“黑天鹅”理论来解释它。

塔勒布在金融危机前夕出版的著作中提出了这一理论,认为由于游戏规则发生变化,人们对市场的预测不仅困难而且根本不可能,称之为“黑天鹅”。

在他的理论中,金融危机属于反常,尽管影响重大,但没有人可以预测。

但事实上这次危机并非偶然,每次金融危机都有类似的特征,这次危机也是注定是要发生的,同样是可以预测的。

与以前的危机一样,这次也是经济和金融市场中的风险不断积累,并达到了临界点。

比较一下历次金融危机的特征,可以发现,危机是有迹可循的。

大多数金融危机都是由资产泡沫开始,也就是资产的市场价格远远超出了其真实价值。

资产泡沫的产生总是伴随着投资者借贷高额债务,然后去购买资产。

并非巧合的是,资产泡沫总是与借贷的快速增长如影相随,而这一般是由于金融监管的放松或者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所致。

有时,资产泡沫甚至早于信贷扩张的出现,这是由于投资者对资产价格会不断上涨的预期所催生的。

一项重大的技术革新,比如铁路的出现,互联网的发明,都可以产生对经济高速增长的预期,从而引发资产泡沫。

资产泡沫有着共同的特点,都是在技术创新的推动下,使金融市场结构发生了变化。

在过去的100多年里,资产泡沫的积累和破灭大都与金融创新有关。

不管泡沫怎样开始,投资者的手段如何,投机的焦点都是一些特定的资产。

这些被追逐的资产可以是任何事物,常见的有股票、房屋和地产。

当有人提醒以前的教训时,他们总是说:“这次和以前不同了”。

他们坚信,经济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过去的经济规则不再适用了。

在近期美国的房地产泡沫中,市场中曾经充斥着这样一个信念:“房地产市场是一个不可能带来亏损的安全岛,因为房屋的价格永远也不可能下跌”。

同样,这一信念也充斥在巨额、复杂的抵押证券市场之中。

由于可以很廉价地借到大量贷款,那些热门资产的投资也变得十分容易,供求关系很快失衡,价格也随之上升了。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随着价格的上涨,这些资产可以轻易地被再抵押,融到更多的资金。

由于房屋升值而工资不动,人们就把房屋当作了自动提款机,以房产增值抵押贷款(home equity withdrawal)或房产抵押贷款(home equity loans)的形式向银行借款。

截止2005年第四季度,房产增值抵押贷款超过了1万亿美元,使人们的生活水平远远超过了其实际支付能力。

同时,家庭储蓄率降到了零,甚至变为负数,这是自“大萧条”以来前所未有的。

由此,负债消费影响到了实体经济,家庭和企业对商品和服务的过度购买刺激了经济不可持续地增长。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资产泡沫不再是人们的担心所在,而是变成了经济增长、消费增加和商业冒险的动力之源,这简直就像海市蜃楼一般!

即使身处典型的繁荣-衰退循环之中,所有的投机信号——“非理性繁荣”及不断上升的狂热和欺骗行为——都已经显现,人们还坚信“这次和以往不同”,并声称繁荣将永远不会停息。

美国的投资者都梦想着他们的房屋价格每年会上涨20%,在此鼓舞下他们也坚信可以借到越来越多的钱。

同样的狂热情绪也充满了影子银行,如对冲基金、投资银行、保险公司、货币市场基金等等,它们的资产价值也随着房价的上涨而不断升高。

当这些资产的供给超过了需求时,泡沫的增长开始停止,人们对价格上涨的预期消失,借贷变得十分困难。

当美国的新房供给量超过了需求量的时候,这一过程开始了。

天价的房屋和按揭利率吓退了投资者,在狂热中兴建的大量房屋也就找不到买家了。

资产价值的下跌引发了增加保证金的恐慌潮,借贷者被要求提交更多的资金或者抵押物以弥补价格的下跌,这进一步导致借款者低价抛售他们的资产。

当资产供给量迅速超过需求量,价格进一步下跌,抵押品的价值随之骤降,更多的保证金要求也就产生了。

为了迅速逃离旋涡,人们都去追逐流动性更强的资产,抛售泡沫资产。

在恐慌中,尤其是在价格远远超过基础价值的资产泡沫破裂时,资产价格的下跌会使它们的基础价值变得更低。

这次金融危机的表象,在以前的历次危机中也很类似。

与传统的认识相反,金融危机不是“黑天鹅”,而是“白天鹅”:市场繁荣和崩溃的信号都是可以预测的。

有些只是发生在某个国家内部,有些超越了国界,造成了世界性的灾难。


以上是文章"

但是它们都不具备引发经济衰退甚至大萧条的条件…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