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时代的经典隶书碑刻,也是数不胜数

简介: 两汉时代的经典隶书碑刻,也是数不胜数,像《张迁碑》、《曹全碑》、《华山碑》、《乙瑛碑》、《史晨碑》、《石门颂》等等。

两汉时代的经典隶书碑刻,也是数不胜数,像《张迁碑》、《曹全碑》、《华山碑》、《乙瑛碑》、《史晨碑》、《石门颂》等等。

《曹全碑》全称《汉郃阳令曹全碑》,是中国东汉时期重要的碑刻,立于东汉中平二年 (185)。

《曹全碑》是汉代隶书的代表作品,风格秀逸多姿,结体匀整著称,为历代书家推崇备至。

《史晨碑》,两碑同刻,一石两面。

前面碑刻为《汉史晨碑奏铭》,又称《史晨碑》或《史晨前碑》,后面碑刻为《汉史晨谒孔严后碑》,又称《史晨后碑》。

通常说的《史晨碑》主要是指《汉史晨碑奏铭》,也就是前面的碑刻。

《史晨碑》是孔庙珍品,与《礼器碑》《乙瑛碑》一起,并称为孔庙三大名碑。

要知东京各碑结构,方整中藏,变化无穷,魏、吴各刻便形板滞矣(〈史晨碑〉跋) ”《乙瑛碑》,全称《汉鲁相乙瑛请置孔庙百石卒史碑》,又名《孔庙置守庙百石孔龢碑》,东汉永兴元年(公元153年)刻,原石现存山东曲阜孔庙。

与《礼器》、《史晨》并称“孔庙三碑”,为历代书家所重。

《乙瑛碑》是汉隶成熟时期的典型作品,是后人学习隶书最佳范本之一。

翁方纲评论此碑说:“骨肉匀适,情文流畅。

四面刻,均为隶书。

清代王澍《虚舟题跋》评《礼器碑》云:“隶法以汉为奇,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而此碑尤为奇绝,瘦劲如铁,变化若龙,一字一奇,不可端倪。

”《石门颂》(全称为《故司隶校尉楗为杨君颂》,后世简称《石门颂》)是东汉建和二年(公元148年)由当时汉中太守王升撰文、书佐王戎书丹刻于石门内壁西侧的一方摩崖石刻,是隶书书法作品。

《石门颂》被誉为中国书法史上的一座丰碑,与洛阳的《郙阁颂》、甘肃成县的《西狭颂》并称为“汉三颂”。

《石门颂》法度谨严又富有变化,朴拙中又见秀逸,含蓄蕴藉,笔画舒展,纵横有致,美妙不可方物,难怪康有为《论书绝句》如此赞誉《石门颂》:“餐霞冲采绝人烟,古今谯可称书仙?

”《张迁碑》全称《汉故谷城长荡阴令张君表颂》,亦称《张迁表》。

《张迁碑》是中国东汉重要碑刻,为东汉晚期的碑刻作品。

也是汉隶中的经典碑刻,《张迁碑》通篇为方笔,用笔棱角分明,结构谨严,方劲雄浑,朴拙中见出圆润,厚重里不失灵动,稚拙中见出精巧,严谨中有活泼,平正里有曲折,张弛有度,虚实相生,富于变化,神采熠熠。

近代书家李瑞清认为《张迁碑》上承西周《盂鼎》书风,四周平满,严正朴茂,而且接近楷法,开启北魏《张猛龙碑》、《龙门二十品》一路书法。

《爨宝子碑》全称为《晋故振威建宁太守爨府君墓碑》,碑质为沙石。

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称《爨宝子碑》为隶书,康有为对《爨宝子碑》评价极高,在他所著的《广艺舟双楫》里评论道,“宝子碑端朴,若古佛之容”,又道:“朴厚古茂,奇态百出,与魏碑之《灵庙》、《鞠彦云》皆在隶楷之间,可以考见变体源流”。

也有不少人把《爨宝子碑》归为魏碑里面,我是把《爨宝子碑》当做隶书的延伸,进行临习的。


以上是文章"

两汉时代的经典隶书碑刻,也是数不胜数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