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们二人都很徽,谁也不在河流上用心思

简介: 可是他们二人都很徽,谁也不在河流上用心思,上天一气之下,贬了他们的官,罚他俩并肩站立着。

巨灵开山上古的时候,宇宙之间混沌一片,充满混沌之气,也就是元气。

所以又叫“九元真母”,最初居住在汾水的入口处。

河神巨灵的身躯极大,本领也非常大,它能创造山川,孕育江河。

传说华山和黄河对岸的首阳山,最初本来是亚立在黄河中道的一座大山,黄河流到这里,受其阻碍,只好绕道流走,水一拐弯就要减速,水位就要涨高许多。

一到阴雨连绵的季节,黄河水就要在这个转弯处横溢出岸,泛滥成灾,茶毒百姓。

这一年义天,连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雨,上流的河水咆哮着滚滚冲来,击打着堤岸,巨灵焦急万分。

眼看黄河水就要漫上堤岸,在这紧急关头,原来横卧游息在黄河中的河神巨灵,突然,“蹭”的一下跃身而起,双手一使劲就把山的上半部劈了下来,扔在一边,又用脚使劲一踢,把剩下那半截山给踢跑了。

山被劈成两半,水道开通,大水“忽”的一下全涌向新河道,直流无阻,水灾避免了,人民得救了,可是巨灵却因为用力过猛,心劳力瘁,摔倒在汹涌的河水中,顺水漂浮,以后人们再也没有看到它,天帝就另派了一个叫冯夷的河神来接替它的工作。

朴父被罚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大荒的东南角落里,住着一个叫朴父的人。

他和他的妻子一样高,高到千里之上,他们的肚子很大腰围和他们的个头一样,也在千里以上。

天地刚刚开辟的时候,上天派遣他们夫妻二人开导疏通大地上的百川河流。

可是他们二人都很徽,谁也不在河流上用心思,上天一气之下,贬了他们的官,罚他俩并肩站立着。

上天还罚他俩,一定要在混浊的黄河水变清以后,才能恢复他二人硫导和维护百川河流的官职。

在泰古天地刚刚开辟的时候,这俩人开导的河流,有的地方河底深,有的地方河底浅,河道有的地方有阻隘,有的地方堵塞,所以上天又派禹重新治水,禹使河流杨通无阻。

浑沌之死关于浑沌的故事,古书上有许多不同的记载。

如《山海经》上说,在西边的天山上有一个大神,形状象个黄色的大口袋,其中还点级着几处红色,鲜艳翅眼如团团火光。

可有的书又说浑沌是黄帝的儿子,是个相貌丑陋的凶神。

说浑沌是住在昆仑西边的一种猛兽,形状象狗又象熊。

满身长毛,长着四只脚,没有爪子,有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有腿却迈不开步,有耳朵却什么也听不见,但却能知道人的行踪。

碰到有德行的善人,他就用头顶撞他,遇到无德的恶人,他就服服贴贴地趴在他的脚下,这是他自然生成的本性。

平常没事的时候,他常常咬着自己的尾巴,回转着身子,仰脸朝天,哈哈大笑,并且笑个没。

《庄子》书上也记载了一个有关浑沌的故事,而且比前几处记载流传得广泛。

说是在远古的时候,天帝叫挥沌。

他没有舆子,没有眼睛,没有耳朵,没有嘴,清浊不分,就象一个充了气的大肉蛋。

一个叫倏,是的天帝.一个叫忽,是北海的天帝。

每当他俩来作客的时候,浑沌都热情款待。

他们知道浑沌别的东西都不缺,就缺眼、耳、口、鼻七窍,由于缺少这些器官,使他不能看东西,不能听声音,不能吃东西,不能闻气味,给他带来诸多的不便。

挥沌的身体太大了,两人拼命地凿了一天,才凿出来一个窟窿。

这一段故事,显然是庄子在古代传说的差础上进行的再创作,用来宣扬那种归朴返真、绝圣弃初、顺应自然、无为而治的道家思想。


以上是文章"

可是他们二人都很徽,谁也不在河流上用心思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