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为官之人应当在工作之余抽时间精研本朝律例

简介: 因此,为官之人应当在工作之余抽时间精研本朝律例,这样,用不了几个月就能掌握引律决狱的要诀了。

而为官之人的日常公务十分繁杂,客观上没有多少闲暇可以自由支配,因此,主官在学习法律判例之时,不必诵读那些与审判无关的律例条款。

那么,做主官的人应当熟读哪些律例呢?汪辉祖指出,诸如住宅、婚姻、钱债、盗窃、人命、、欺诈拐骗、之类的犯罪,以及如何办理此类的条款,都应该烂熟于心,甚至倒背如流。

在原告和被告在公堂上对质时,主审官员若是突然向身边的刑名师爷求教,就一定会对的审理犹豫不决。

这样一来,原告和被告聘请的讼师,就会通过察言观色来抓住主审官员的漏洞,从而在审判过程中节外生枝。

百姓打官司的理由千奇百怪,不过,只要能依据案情迅速决断,就能震慑双方的讼师,使他们对主审官员心生敬畏。

这样的话,那些控告不实的自然会减少许多,主审官员也能因刑案减少而减轻工作负担。

因此,为官之人应当在工作之余抽时间精研本朝律例,这样,用不了几个月就能掌握引律决狱的要诀了。

汪辉祖在长沙时,曾听说过发生在绥宁县的一桩。

这桩的不合乎大清律例的宗旨,让他耿耿于怀。

当地主官勒令杨辛宗的父亲在规定时间内将儿子交送官府,杨辛宗闻讯后主动投案自首。

按照大清律例,“凡犯罪未发而自首者,免其罪”,也就是说,在犯罪尚未被察觉时(即官府还没开始时)就投案自首的罪犯,官府应当免除其已犯之罪。

但杨辛宗与之稍有不同,是案情败露之后逃亡在外,按照律例规定“逃在未经到官之先者,本无加罪,仍得减本罪二等”,即畏罪潜逃而未经官府追查者,本来就不需要加重刑罚,仍能减罪二等。

然而,主审此案的官员认为,杨辛宗与律例中“未经破案,不知姓名、悔罪自首”的情况不同,依然向刑部申请判处斩决,而没有援引律例减刑。

汪辉祖有事回乡,没看到刑部最终的处理意见,但他私底下认为,杨辛宗已经认罪自首,按照上述两条律例,完全可以减轻刑罚,而不至于被判处。

其中一条是:“例闻孥投首除盗犯,按本例分别定谳,外余俱于本罪上准减一等”,即犯人得知被通缉后能主动自首的,除了盗窃犯依照本条例的具体条款分别之外,其他类型的犯罪都在原先的刑罚基础上减轻一等。

尽管杨辛宗并非真的诚心悔过,只是迫于形势,畏惧律法威严,不忍心让自己的老父亲被拖累,但按照儒家引经决狱的主张,这种具有孝义之心的罪犯,是可以获得同情及宽恕的,应当依照上述条款免其死罪。

而官府将他发配到某地,并没有真正依照律例办事,这与“未经破案,不知姓名、悔罪自首”是不相同的。

倘若之前杨辛宗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不顾老父逾期不交出儿子将受到处罚的情形,自己躲起来,就算日后被逮捕,按律也不过是判处斩决而已,不至于再加判其他罪名。

汪辉祖读到杨辛宗案的判词后,久久无法释怀,并引以为日后断案之鉴。

汪辉祖认为,执法之人研读律例,应当以仁至义尽为旨归。

即便是那些不得已要用刑罚之处,也应当小心细致地体察,而对于投案自首的相关条款,更是不能粗粗看个大概。

倘若有罪犯能积极投案自首,那么执法定罪的总原则便是让百姓得到活路,保全他们的性命。


以上是文章"

因此,为官之人应当在工作之余抽时间精研本朝律例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