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时曹操的《短歌行》中就有“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简介: 三国时曹操的《短歌行》中就有“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唐天宝十五年,也就是公元756年,作者乘船经水路到达姑苏城外时,已近黄昏,唐代规制,地方城门未时关闭,因而无法入城,只好泊船松江之上过夜,暂行暂止,我想古人写诗也不会无缘无故,或许借物遣怀,或许咏物言志,或许借景抒情,或许有感四季天象之变化无常,节日花卉,鸟兽鱼虫,游览名胜,遍赏古迹,都市江村,伤离别,思乡思亲,塞外与江南并举,风云雷电名山大川江河湖海,琴棋书画酒,爱情与讽怨,馈赠酬答,甚至偶尔玩个自题简直类似于现在的朋友圈自拍。

张继此诗绝妙之处在于用记叙的方式描写了夜泊枫桥时的情景,又运用了静态与动态结合的手法描写了人与景的协调。

本诗将叙述与描写交织交错在一起,就像织布用的经线与纬线一样,结合本诗的时间观和空间观的把控,更加显的大气磅礴,有经天纬地的从容感。

此两句大抵能推理出写诗的时间,农历初七初八,月球在太阳以东90°左右,日落后6小时跟着落下。

此刻的月相,就是上弦月,诗中“乌啼”并不是指乌鸦在啼叫,而是指月亮从乌啼山落下的意境,乌鸦生活习性,晚上一般不会飞翔啼叫,但是如果受到惊扰,也会飞鸣。

三国时曹操的《短歌行》中就有“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的句子,唐代王王维也有《鸟鸣涧》:“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那么问题就来了,到底是月亮落下乌啼山还是月落惊扰了乌鸦而发出鸣叫,其实这已经不重要了,倒是作者匠心独运的杰出才智与巧妙安排,才恰如其分地将月落的静与乌啼的动揉捏在一起,又应情应景的将画面错落的安置与诗句之中,运用如此的手法,就不难理解江枫渔火对愁眠一句了,寒山寺前的松江上有两座桥,一座是江村桥,一座是枫桥,当时在江村桥下面应该是已经挤满了停宿的渔船,船夫只能将船停泊于枫桥之下,所以才有枫桥夜泊的话语,如此推理,则合情合理,半夜渔火又是怎么回事呢,渔家辛劳,当然是为一天的劳作而做准备,如半夜动火做饭,缝补渔网收拾渔具都有可能,两桥相对灯火微明,一点灯光,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

苏州地处江南,农历十一月就有霜,江风微寒,水天相接,地面上的霜广阔而辽远,延伸到江岸的尽头,由此而推测此诗作于冬月七八日,当时最有可能的就是作者为了躲避安史之乱的战火,坐船到江浙一带逃难,锦绣的前程和正待有一番作为的仕子之情在安史之乱的战火中而消失。

作者的失意之情,沮丧之情,,失落之情无法言表,仕宦之途渺茫,正所谓“文章千古好,仕宦一时荣”,虽然夜已深,但是愁烦之心导致无法入眠,辗转反侧,遂侧立船头,点点渔火引燃诗人情愫,人立于船头,周围远近高低之景将作者置于中心点,像极了摄影中的广角镜头与长焦镜头,两种镜头的切换,自然流畅,没有任何剪辑画面,没有任何PS镜头,没修图没打码没美颜,一气呵成,隽永留长。

于情于理也好,揆情度理也好,总之过分牵强附会的解释都是枉然,如果过度的抠字眼,要让诗中每一句都去对应景物,则全诗便索然无味了。

人在江湖,怎能置身事外,往往更多的是一份身不由己吧。

孟浩然的《宿建德江》,王安石的《泊船瓜洲》,想来都是一理。


以上是文章"

三国时曹操的《短歌行》中就有“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