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银保监局在2018年8月24日至10月15日也监查信用卡过度授

简介: 上海银保监局在2018年8月24日至10月15日也监查信用卡过度授信问题,对其辖内19家主要发卡银行信用卡“刚性扣减”监管要求执行情况进行了稽核,并提示部分银

来源:券商中国 作者: 李白水 银保监会北京监管局近日提醒消费者,警惕违法办理信用卡的“黑中介”。

这些“黑中介”往往以帮助“办理高额度信用卡”或“快速办理信用卡”为名引诱一些不符合办卡条件或者资质不佳的用户,获得超过其偿付能力的授信额度,同时收取信用卡额度5%至20%的手续费。

信用卡是“双刃剑”,如果过度消费、盲目分期取现,超过个人偿还能力,持卡人甚至会沦为“卡奴”。

“黑中介”违规办卡北京银保监局近日在公布的案例显示,大学刚毕业的小王在北京一写字楼担任前台工作,实际月收入仅有3000多元。

随后,小王又陆续通过小张申请了好几家金融机构的信用卡,授信总额度高达80万元。

北京银保监局在提示,上述案例发生主要因素有两点:一是通过“黑中介”违规办卡,二是信用卡使用不当。

当下不少“黑中介”打着“高额授信”的旗号,利用微信群、网页、短信、小广告等方式散布“大额信用卡”信息,通过伪造收入证明、财产证明等方式,帮助目标客户获得超过其偿付能力的授信额度。

但信用卡是一把“双刃剑”,在方便支付的同时可以享受更多的优惠活动,但如果过度消费,持卡人会沦为“卡奴”,给自己带来无法挽回的经济损失,影响个人征信,甚至危及正常的生活。

非法中介打着“办理高额信用卡”的旗号,收取信用卡额度5%-20%的手续费,一张额度2万元的信用卡,就要支付其1000元-4000元的手续费。

信用卡办理应选择正规渠道,银行或正规金融机构不会收取任何费用,且能够根据申请人的真实资信情况进行授信,切勿通过中介包装,盲目提高授信额度,给自身埋下信用风险的隐患。

切忌使用信用卡套现、“拆东墙补西墙”等方式盲目消费,从而避免因“资金链”断裂引发的各类风险。

不过,事实上,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从之前的一些案例来看,更有一些办卡黑中介宣称能信用卡,往往以帮助“办理高额度信用卡”或“快速办理信用卡”为名引诱一些不符合办卡条件或者资质不佳的客户,待客户提交相关材料和费用后,才发现已误入陷阱。

市场上常见的手法主要有:手法一:骗取客户申请资料和签名,伪冒办卡,获取信用卡后盗刷并携款潜逃。

中介虽然承诺办出卡前不收取任何费用,但却利用申请人提交的个人资料办理信用卡,待获得卡片后,直接利用中介自己的POS机刷卡盗刷后潜逃,最终由客户承担的还款责任。

一些中介谎称能免费各家银行的信用卡,但是他们在骗取客户资料后,伪造虚假的工作单位、住宅信息、联系人等相关信息后通过网络渠道申请信用卡,待卡片核发后这些中介也会按照约定将卡片给到申请人手中。

交通银行信用卡风险管理专家表示,能否成功办理信用卡、额度多少完全由银行根据申请人资质决定,持卡用户在将来用卡过程中被银行发现资料前后不一致、可能会被拉入黑名单,记入不良信用记录。

监管严查过度授信信用卡高额授信、过度授信,一方面是部分黑中介“钻空子”、成组织的黑产链条作案;另一方面是银行信用卡作为转型零售的重要业务,近三年来快速发展,各家银行信用卡中心竞争激励,为了抢夺市场、拓展用户、激励用户分期消费,在跑马圈地式发展中过度授信。

一位资深银行信用卡业务从业人士告诉记者,“现在监管也注意到银行信用卡过度授信、共债风险,银行信用卡需要规范管理。

” 今年8月26日,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关于加强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意见》),针对当前业务面临的电信、盗刷、信用卡授信不审慎等突出风险问题,从风险防控总体要求、加强防范账户开立风险、严格信用卡授信管理、加强交易监控、强化消费者权益保护、建立风险排查机制等六个方面明确十三项具体监管要求。

该《意见》在加强授信审批审慎管理上,辖内商业银行应严格执行统一授信管理,对客户名下的多个信用卡账户授信额度、分期付款授信额度、现金提取授信额度等合并管理,不得突破设定总授信额度上限,并将客户名下他行信用卡授信额度纳入本行授信额度合并管理。

同时,该《意见》要求,辖内商业银行应重视第一还款来源,建立合理的收入偿债比例控制机制;对于信用卡专项分期业务,不得因合作机构的风险补偿措施而放松审批条件。

为防范风险,上述《意见》还要求,北京市辖内商业银行应加强对信用卡小额多笔循环套现还款、境外套现等新型套现风险特征的分析,持续优化套现交易监控模型,采取有效措施防范信用风险延期暴露、共债风险向银行集聚以及跨境等风险。

上海银保监局在2018年8月24日至10月15日也监查信用卡过度授信问题,对其辖内19家主要发卡银行信用卡“刚性扣减”监管要求执行情况进行了稽核,并提示部分银行信用卡授信管理、总授信额度风险控制存在诸多问题。

在上述监管中发现,部分银行对他行授信额度按照70%-90%的比例“打折”扣减;在调升固定额度时不查询央行征信报告,未能有效评估持卡人资信状况导致过度授信风险的产生。

” 同时,另一种情况是,银行通过对客户信用卡的临时额度长期固定化,即临时额度设定期限较长或频繁调升并长期占用,“变相”突破总授信额度管控上线。

如部分银行未将汽车分期等大额专项、低额度卡种以及自动审批等业务纳入总授信额度管理并执行“刚性扣减”要求;若超额授信可能会产生的额外的恶性套现、甚至挪用资金进行炒房炒股,超过了自身的负债能力则带来信用塌陷。

根据央行公开的数据,截至今年二季末,我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11亿张,环比增长3.04%。

中信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都在半年报中提到了信用卡共债风险,并表示采取根据客户用卡及还款情况进行动态授信调整、对疑似共债等高风险客户及信用卡套现等不合规用卡行为长期专项监测与打击等举措;平安银行提到,该行自2017年底开始提前进行风险政策调整,重点防范共债风险,同时针对共债、高负债及高风险地区客户采取额度管控、谨慎授信等措施,控制并降低了高风险客户占比,新发放业务的资产质量稳定向好。


以上是文章"

上海银保监局在2018年8月24日至10月15日也监查信用卡过度授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