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图3)图3 2017~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

简介: (见图3)图3 2017~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情况图4 2017~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杠杆率情况杠杆率方面,17家银行全部达到了4%的

2019年,银监会将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纳入大型银行管理,这样就有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以下分别称为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和邮储)六家全国性大型银行。

加之由招商银行、中信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中国民生银行、中国光大银行、兴业银行、华夏银行、广东发展银行、平安银行、浙商银行、恒丰银行、渤海银行等12家银行组成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以下分别称为招商、中信、浦发、民生、光大、兴业、华夏、广发、平安、浙商、恒丰、渤海,统一称为股份制银行),构成我国现有的全国性商业银行。

由于恒丰银行尚未披露年报,因此,本报告以其余17家银行2018年的数据为研究对象,将从资本、资产、盈利以及流动性四个维度进行分析。

以上种种因素对银行业资本充足性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各大银行都在想尽办法增加资本,资本充足率。

得益于资本补充,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的资本情况有了明显的改善,全部达到了监管要求。

图1 2017~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情况如图1所示,资本充足率最高的是建行(17.19%),最低的是平安(11.5%)。

广发于2019年初完成了300亿元的定向增发,使其核心一级资本、一级资本和资本充足率均提高了1个百分点左右。

相较去年,仅有两家全国性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有所下滑,上升幅度最大的是建行(增长1.69个百分点)和浦发(增长1.65个百分点)。

相对2017年,总共有3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有所下跌,增长幅度最大的为广发(增长1.4个百分点),其300亿增资计划使其一举拉开了与监管红线的距离,其次为邮储(增长1.21个百分点)。

此外,华夏在年末也进行了规模较大的增资,其一级资本充足率增长了1.06个百分点。

虽然大型银行整体保持稳健,但股份制银行,尤其是未上市的股份制银行面临的监管压力则要大得多。

(见图2)图2 2017~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情况在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方面,建行依旧位列第一(13.83%),浙商排名最低(8.38%)。

仅有两家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水平相较2017年有所下滑,增长幅度最大的为广发(增长1.4个百分点)。

光大积极的信贷扩张使其资本情况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恶化(降低0.41个百分点),但总体较为稳健。

(见图3)图3 2017~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情况图4 2017~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杠杆率情况杠杆率方面,17家银行全部达到了4%的监管要求,总体较2017年有所上升。

杠杆率最高的为建行(8.05%),最低的为渤海(4.52%)。

华夏(增长1.21个百分点)和广发(增长1.01个百分点)的增长幅度较为突出,华夏也是股份制银行中杠杆率水平最高的银行(7.06%)。

(见图4)2019年,资本补充的压力仍然很大,但不少银行已经在资本补充方面取得一定成效。

除了2018年预案公告的资本补充方案正在有序推进和完成之外,2019年也有很多银行公布了新的资本补充方案。

2019年,中行成为首家发行永续债的全国性商业银行。

资料来源:根据各银行年报及其网站公开资料整理资产质量截止2018年底,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总额有所增加,不良贷款率相较去年增长了0.09个百分点,达到1.83%。

(见图5、图6)图5 2014~2018年商业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图6 2014~2018年商业银行拨备水平情况全国性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情况图7、图8分别列示了近三年17家全国性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

总体而言,由于规模上的差异,除邮储外其他国有大行的不良贷款余额显著高于股份制银行。

从不良贷款余额近三年的变化趋势来看,除个别银行外(招行、浦发),股份制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增幅普遍高于国有大行,六大行中除邮储外不良贷款余额增幅均控制在10%以内。

股份制银行中,部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显著提高,仅有招行的不良贷款余额继续保持下滑,连续两年降幅达6%上下。

图7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变化情况图8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变化情况不良贷款率方面,17家银行不良率均控制在2%以内。

邮储不良率最低,为0.86%,为17家银行中唯一一家不良率低于1%的银行。

从不良率近三年的变化趋势来看,2017年见证了强监管大幕的拉开,共有13家银行不良率有所下降,2018年则只有8家,国有大行的不良率两年来持续好转,尤其是农行的不良率由2016年的2.37%下降到2018年的1.59%,但邮储涨幅相对较大(增加0.11个百分点)。

由于不良贷款绝对规模上涨稍快,股份制银行面临的不良率上升的压力相对较大,但招行的不良率实现了相对较大的降幅,分别在2017和2018年下降了0.26和0.25个百分点,同时也是2018年17家银行中最大的降幅,浦发在2018年也出现了0.22个百分点的降幅。

(见图7、图8)除了不良贷款规模和不良贷款率,我们也选择逾期贷款余额和比例、关注类贷款余额和比例,以及关注类贷款迁徙率来全面考察17家全国性商业银行面临的潜在不良贷款压力。

显然,关注类贷款余额与资产规模高度相关,从近三年的变化趋势来看,国有大行相对股份制银行的增幅要低,其中工行,农行和交行的关注类贷款规模有所下降;股份制银行中,浙商和中信都出现了较大的涨幅,分别为31.95%和24.36%。

关注类贷款占比方面,近日国有大行关注类贷款情况总体有所好转,和股份制银行相比并无明显的优劣之分。

大多数全国性商业银行的关注类贷款占比都有所好转,工行降幅达到1.02个百分点,幅度最大,其次为平安,降幅为0.96个百分点,民生、广发、光大降幅也较为明显,分别下降了0.71, 0.84, 0.56个百分比。

2017年有14家银行关注类贷款比例下行,2018年则有15家银行呈现下行,仅有中信和浙商略有上升。

(见图9、图10)从关注类贷款迁徙率情况来看,由于广发和浙商未披露2018年度迁徙率数据,故暂时剔除。

部分银行明确在年报中披露,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上升的原因主要是由于风险分类下调所致,如中信、平安等。

(见图11)图11 2016~2018年部分全国性商业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情况逾期贷款方面,国有大行在规模上依旧是最大的。

从变化趋势来看,国有大行表现相对较好,工行,农行和交行的逾期贷款余额都继续延续了下降的趋势。

在股份制银行中,兴业和浙商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涨幅分别为53.67%和48.15%,平安和广发的逾期贷款余额降幅最大,分别为13.81%和14.90%。

大部分银行的逾期贷款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尤其是曾经逾期率最高的华夏、广发和平安,仅有3家银行在2018年出现了逾期贷款率的上升,最大降幅出现在广发,逾期贷款率下调了1.46%,虽然仍是最高水平,但基本回归正常区间。

(见图12、13)图12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逾期类贷款余额变化情况图13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逾期贷款率变化情况另外,在此我们还可以从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之间的“剪刀差”来衡量各个商业银行贷款质量的真实程度。

如图14,广发虽然“剪刀差”最大,但相对2016年的高点已经有了很大幅度的下调,在2018年控制在了2%以内。

很显然从趋势上来看,各个银行的“剪刀差”在近两年来都有较大程度的缩减,尤其是股份制银行,这表明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之间的差距得到了控制,很可能是由于各个银行出于审慎目的,积极下调风险分类,主动将部分逾期贷款归入不良,从而强化不良资产认定和处置。

其实早在2018年,监管部门就已经要求加大不良确认力度,并对不同类型的银行设置了过渡期,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早在2018年中就已经将全部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农行甚至早在2018年8月就已表明将对公30天以上的逾期全部计为不良。

(见图14)图14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逾期贷款率和不良贷款率的剪刀差变化情况总体而言,在强监管的背景下,各银行年报中均提到了改善资产质量,化解风险,提升风控合规管理等字样,这反映了各大银行风险控制意识观念的增强。

随着贷款质量真实性的提高,叠加不良贷款率、关注类贷款率、迁徙情况,以及逾期率的稳定乃至好转,都可以表明在2018年,各主要全国性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情况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改善。

值得一提的是,银保监会在2019年5月公布了《商业银行金融资产风险分类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暂行办法》),明确提出如果金融资产的本金、利息或收益逾期(含展期后)超过360天,商业银行应将其归为损失类。

按照这一标准,在2019年及以后,操纵逾期控制不良率的空间将更加缩小,将有利于存量风险的释放,但也对各银行拨备计提比例造成一定压力。

2018年2月28日,银监会印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银监发〔2018〕7号),调整了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这将在一定程度上缓释部分银行的拨备率压力,提高银行的利润空间,逐渐实现与国际水平接轨。

贷款拨备率方面,农行继续保持国有大行中拨备率最高的地位(4.02%),招行在2018年排名第一,为4.88%,广发最低,为2.2%,各银行之间虽有所分化,但均满足监管要求。

从近三年的趋势来看,虽然监管要求有所放松,但2018年仅有4家银行的贷款拨备率出现下降,招行增幅连续两年保持第一,在2018年录得0.66个百分比的增幅。

此外,建行和邮储的贷款拨备率也有较大幅度的增加,民生相对去年则减少了0.3个百分比,降幅最大。

(见图15)图 15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贷款拨备率变化情况拨备覆盖率方面,邮储稳居国有大行中的最高水平(346.8%)。

2018年共有12家银行有所增长,招行继续保持最高水平(358.18%),较上年末增加了96.07个百分点,连续两年增幅排名最高。

此外,邮储、农行、建行、渤海、光大、工行、交行近两年的拨备覆盖率都实现了连续增长。

民生在2018年则下降了21.56个百分点,取得134.05%的最低水平,逼近监管红线。

(见图16)图16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变化情况总体而言,尽管个别银行同时出现了不良率略有上升和拨备率下降的情况,但绝大部分全国性商业银行的风险抵补能力都较为稳健,资产质量不断增强,风险抵补能力也不断强化。

全国性商业银行贷款集中度情况为推动商业银行加强大额风险暴露管理,有效防控集中度风险,2018年5月4日,银保监会正式公布《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会令2018年第1号,以下简称“《办法》”)。

《办法》要求各银行应于2018年12月31日前达到规定的大额风险暴露监管要求,但对于同业风险暴露超出监管标准的,可以设置三年过渡期。

图17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单一最大客户贷款比例情况图18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最大十家客户贷款比例情况图17、图18分别列示了近三年全国性商业银行单一最大客户贷款比例及最大十家客户贷款比例的情况。

单一最大客户贷款比例情况方面,渤海位列第一,达到了9.09%的比例,逼近监管红线,且连续两年保持高速增长,这与其规模较小有一定关系。

广发继续保持了较大的降幅,从2016年的7.98%下降到了2018年的1.58%,两年间降幅达6.4%,成为了单一最大客户贷款比例最低的银行。

另外,浙商、农行、工行和兴业也可见较大幅度的下跌,尤其是浙商,在2018年下降了5.05%,为当年最大降幅。

2018年,共有11家银行出现了单一客户贷款比率的下跌,除个别银行外,均大幅低于监管标准。

(见图17)最大十家客户贷款比例情况方面,渤海依旧是比例最高的银行,为55.24%,大幅高于其他银行,且连续两年有所增长。

2018年,共有11家银行出现了最大十家客户贷款比率的下跌。

(见图18)总体而言,虽然在2017年贷款集中度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上升,但在强监管,去杠杆,降风险的大背景之下,2018年除个别银行外,大部分全国性商业银行都实现了贷款集中度的减小,有效地抑制了风险积累,并对实体经济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

盈利能力2018年,受全球货币政策收紧、贸易摩擦加剧、英国脱欧以及地缘风险等因素影响,全球经济复苏动能减弱,中国银行业面临严峻的经济环境和经营形势,但受益于一系列应对及改革转型措施,全国银行业仍保持了一定的盈利增长。

从收入支出的角度来看,17家全国商业银行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43048.66亿元,较上年增长8.54%,增速较上年增长4.75个百分点,其中利息净收入占比为71.13%、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比为20.01%,两者占比较去年均出现小幅回落,前者下降0.56个百分点,后者下降1.14个百分点。

全部17家全国商业型银行盈利规模持续提高,但部分全国性商业银行的增速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11家银行增速低于5.14% 的平均水平,6家高于平均水平。

(见图19)图19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长情况6家大型银行共实现净利润10753.56亿元,较上年增长4.70%,增速上涨0.6个百分点;其中,邮储净利润增速降至两位数以下,但仍为六大行中最高者(9.71%),其次为建设(4.93%);中行净利润增速增幅最大,高达3.57个百分点,工行净利润增速较去年上升0.93个百分点至3.92%,增速居于五六大行末位,但在净利润规模上继续以2987.23亿元位居行业首位。

11家股份制银行共实现净利润4008.55亿元,较上年增长6.33%,增速上涨0.9个百分点,股份制银行净利润增速仍快于大型银行;各股份制银行增速差异较大,其中招商增速最高(14.41%),成为唯一一家实现两位数增长的股份制银行,且以808.19亿元净利润继续保持盈利能力最强的股份制银行地位;此外,兴业、民生、浙商、广发这几家股份制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均有所下降,但净利润规模仍旧保持一定程度的增长。

与2017年相比,有6家全国性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速出现了下滑,其中,邮储下滑幅度最大,达到10.09个百分点;有11家商业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出现了上升,其中,华夏上升幅度最大,达到4.5个百分点,平安、中行上升幅度也较大,分别为4.41个、3.57个百分点,其他银行变动幅度基本上集中在2~3个百分点。

净资产收益率和总资产收益率净资产收益率(ROE)和总资产收益率(ROA)将各行的盈利规模绝对数与银行净资产和总资产结合起来,较好地展现了各行单位净资产或总资产的盈利水平,有利于客观比较各行的盈利能力。

2018年,除广发(8.82%)外,其余16家全国性商业银行的净资产收益率均超过11%的达标线。

大型银行净资产收益率水平集中于11%~15%;股份制银行情况则稍微分散,招商(16.57%)的净资产收益率水平在15%以上,广发(8.82%)净资产收益率水平低于10%,排名垫底,不及监管达标线。

与上年相比,有16家银行的净资产收益率下降,仅招商净资产收益率微增0.03个百分点。

除此之外,下降幅度最小的是平安(0.13个百分点);渤海、光大、民生和兴业分别下降1.53个、1.20个、1.09个和1.08个百分点,降幅较大。

除广发(0.48%)和邮储(0.57%)外,其余14家全国性商业银行总资产收益率在2018年全部显著高于0.6%的及格线。

整体而言,大型银行的总资产收益率略高于股份制商业银行,建行和工行的总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13%和1.11%,都超过了1%的水平,邮储(0.57%)位列六大行末位,不及监管达标线。

股份制银行中,招商以1.24%的总资产收益率在全国性商业银行中排名第一,但其他银行该指标均低于1%,多在0.7%~1%,广发(0.50%)排名垫底,已低于0.6%的监管要求。

同上年相比,建行和平安的总资产收益率与上年持平,中信、光大、兴业、邮储略有上升,其余全国性商业银行的总资产收益率均有所下降,但下降幅度普遍小于2017年,均小于0.1个百分点。

利息收入水平2018年,17家全国性商业银行的营业收入为43048.66亿元,较上年增长8.54%,其中,利息净收入达到30621.91亿元,较上年上升7.69%,利息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由2017年的71.69%略微下降到71.13%。

2018年,随着风险化解成效逐渐显现,商业银行资产质量稳中转好;在金融回归本源的背景下,新增资产中高收益信贷比重提升,带来了利息收入水平的改善。

本报告从利息收入比、净利息收益率(净息差)与净利差三个角度讨论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的利息收入水平。

整体来看,17家全国性商业银行的利息收入比由2016年的70.81%上升为2017年的71.69%,2018年又小幅下降为71.13%。

大型银行中,农行利息收入比近三年呈先升后降的趋势,交行呈持续下降的趋势,其他4家银行呈持续上升的趋势。

邮储利息收入比最高,达到89.62%;交行利息收入比相较前一年进一步下降,至61.56%的低位,为大型银行中最低。

股份制银行的利息收入比情况愈加分化,最高的是华夏(71.36%),仅有这一家银行利息收入比超过70%,最低的则是广发(38.14%),低于40%,其余几家股份制银行均处于40%~70%。

从近三年的变化趋势看,2018年17家商业银行的利息收入比延续了去年有升有降的变化趋势,有6家银行的利息收入水平上升,其中有4家是大型银行,2家是股份制银行,分别是邮储(5.96个百分点)、工行(2.13个百分点)、浦发(1.79个百分点)、中行(1.34个百分点)、建行(0.56个百分点)、华夏(0.08个百分点);下降幅度最大的是民生(11.08个百分点),其次为光大,为10.99个百分点。

(见图22)图22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利息收入比情况净利息收益率与净利差商业银行利息收入规模的两大驱动因素为生息资产规模与息差水平。

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净利息收益率、净利差情况有所改善,有11家商业银行净利息收益率有所上升,13家商业银行净利差有所上升。

2018年,有6家全国性商业银行的净利息收益率维持在2%以上。

股份制银行中,招商(2.57%)、平安(2.35%)都超过了大型银行中最高的农行(2.33%)。

就变化趋势而言,由于大型银行存款基础相对扎实,受监管影响相对较小,负债成本相对较低,中行(0.06个百分点)、农行(0.04个百分点)、工行(0.08个百分点)、建行(0.08个百分点),以及邮储(0.27个百分点)净息差略微上升,此外,中信、光大、招商、浦发、兴业、浙商分别实现0.15个、0.02个、0.14个、0.08个、0.08个、0.03个百分点的上升;其余银行则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且下滑幅度差异较大,下滑幅度最大的广发银行净利息收益率下降了0.23个百分点,民生下降了0.15个百分点,其他银行下降幅度较小,均维持在0.1个百分点之内。

(见图23)图24 2016~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净利差情况净利差与净息差收益率情况类似,图24列示了全国性商业银行近三年的净利差。

大型银行中,邮储银行(2.64%)成为净利差最高的银行,交行为唯一一家净利差跌破2%的银行,为1.39%;股份制银行中,2018年招商净利差高达2.44%,平安也达到2.26%,广发净利差下降至1.06%,为17家商业银行中最低。

股份制银行中,与2017年相比,中信、光大、平安、招商、浦发、兴业、民生、浙商净利差实现了由降转升的逆转,民生2018净利差增幅高达0.29个百分点,为股份制银行中增幅最高者,华夏、广发、渤海保持了下降的趋势,且渤海降幅进一步扩大。

(见图24)中间业务收入水平本报告中,中间业务是商业银行作为中间人参与的金融服务,不构成商业银行的表内资产、表内负债。

其收入反映为利润表上“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是银行非利息收入的主要来源。

2018年,资管新规正式发布,其秉持了防风险的总基调,核心目标在于最大程度消除监管套利空间,在资金池业务、刚性兑付、多层嵌套、通道业务、非标业务等重点领域保持了十分严厉的态度,对商业银行中间业务造成一定影响,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占比面临下行压力。

2018年,17家全国性商业银行共实现中间业务净收入8615.88亿元,较上年上升2.72%。

大型银行共实现中间业务净收入4893.54亿元,占17家银行整体的56.80%,其中:工行和建行分别以1453.00亿元和1230.35亿元排名前两位;邮储中间业务净收入规模在大型银行中最小,为144.34亿元,低于中信、招商、兴业、民生等股份制银行。

股份制银行中,招商以664.80亿元继续保持领跑地位,而民生、中信、兴业紧随其后,分别实现了481.31亿元、451.48亿元、429.78亿元的中间业务净收入;浙商、渤海则均在100亿元以下,分别为42.52亿元和63.57亿元。

(见图25)图25 2016~2018全国性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净收入情况就近三年变化趋势而言,2018年6家大型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净收入上升3.61个百分点,11家股份制银行中间业务净收入上升1.58%,呈同向变动趋势,且大型银行上升幅度较大,这导致大型银行中间业务净收入在17家银行中的比重上升。

与2017年相比,大型银行中,仅中行下降了1.67个百分点,其他5家都出现了上升,邮储由于中间业务净收入基数较小,上升幅度最大,达13.32个百分点。

股份制银行中,华夏、中信、浦发、招商、渤海、浙商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分别下降3.53个、3.65个、14.42个、26.81个46.94个百分点;增长的股份银行中,增速最快的广发达到了25.94个百分点,增速最慢的民生则仅有0.81个百分点。

由于利息净收入与中间业务净收入合计占我国商业银行营业收入的90%以上,因此中间业务占比与利息收入的变化趋势整体上是相反的。

2018年,17家全国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占比为21.30%,较上年下降1.12个百分点。

图26列示了近三年各家全国性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占比情况,除浙商,其余股份制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占比均在20%以上,高于大型银行。

六大行中,建行达到19.41%,超过交行(19.39%),在大型银行中占据首位;邮储、农行的中间业务占比依然很小,分别为5.53%、13.05%,工行降至18.78%,中行降至17.30%。

股份制银行中,广发以57.20%的水平在所有全国性商业银行中占据头把交椅,最低的浙商仅为10.90%,较上年大幅下降12.49%个百分点,其余股份制银行中间业务占比均在20%~35%,超过大型银行。

从近三年的变化情况看,2018年仅有广发一家股份制银行中间业务占比上升,其余16家商业银行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与2017年11家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占比上升的局面大为不同。

整体来看,大型银行中间业务占比下滑程度较小,交行下降了1.6个百分点,为六大行下降幅度最大者,其次中行下降了1.05个百分点,其余大型银行下降幅度均在1%以内。

股份制银行中,仅广发中间业务占比上升了3.88个百分点;在下降的银行中,浙商大幅下降12.49个百分点,为所有商业银行下降幅度最高者,渤海下降7.03个百分点,其余股份制银行下降幅度均在5%以内。

2018年,除邮储成本收入比较高外,达到56.41%,其他16家全国性商业银行成本收入比均继续保持在40%以内。

股份制银行中,广发(36.18)成本收入比最高,渤海(35.46%)紧随其后;浦发仅为25.12%,成本控制情况最佳;其他8家银行均为25%~35%。

从近三年的变化情况看,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成本收入比变化各不一致,有升有降,但是大多数银行都在下降。

6家大型银行成本收入比均在下降,邮储下降幅度达5.16个百分点,农行下降了1.69个百分点,其余4家银行下降幅度均在0.6个百分点之内。

股份制银行中,除中信、平安、招商、浦发、渤海5家银行成本收入比分别上升了0.65个、0.43个、0.79个、0.78个、1.18个百分点,其余银行均在下降,光大、广发分别下降了3.13个、3.09个百分点,区其余银行下降幅度均在2%以内。

从总体情况看,近年来我国M2增速处在高位,从2014年的第三季度至今,流动性比例在 46%~51% 之间波动,宏观流动性比较充裕,中国商业银行流动性较为充足。

2018年末,全国性商业银行流动性比例均明显高于25%的监管要求。

其中,大型银行流动性比例最高的是交行(67.28%),其次是邮储(61.17%)、中行(58.7%)、农行(55.17%)、建行(47.69%)和工行(43.8%),也都在40%以上。

股份制银行中,广发(80.58%)、兴业(66.52%)和光大(64.26%)的流动性比例均超过了60%,最低的招商也有44.94%。

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流动性比例以正增长为主,仅有浦发出现负增长,为-2.82%。

大型银行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其中流动性比例变动最大的是邮储,上升了19.07个百分点;中行大幅上涨了11.60个百分点,建行也从2017年的负增长变成了今年4.16个百分点的增长。

股份制银行中,广发、渤海和民生分别上升了16.83个、14.62个和11.84个百分点;其他流动性比例上升的股份制银行上升幅度都在10个百分点以内。

流动性覆盖率流动性覆盖率是合格优质流动性资产与未来30天现金净流出量之比,旨在确保商业银行在设定的严重流动性压力情景下,能够保持充足的、无变现障碍的优质流动性资产,并通过变现这些资产来满足未来30日的流动性需求。

自2018年7月1日开始施行的《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明确指出,商业银行的流动性覆盖率应当在2018年底前达到100%。

在此之后,资产规模不小于2000亿元人民币的商业银行应当持续达到流动性覆盖率的最低监管标准。

总体来看,2017年16家全国性商业银行均已符合流动性覆盖率达到过渡期90%以上的监管指标,有12家银行已经超过了100%的监管要求。

截至2018年底,所有银行都已经全部符合100%的监管要求。

其中,最高的邮储225.20%的流动性覆盖率,远超其他大型银行;建行以140.78%的流动性覆盖率排在第二位,超过了中行的139.66%;工行、农行、交行也达到了126.66%、126.60%、112.03%。

与2017年相比,大多数银行的流动性覆盖率都呈上涨趋势,16家全国性商业银行中只有工行出现了下降,下降了2.36个百分点。

大型银行中有2家银行上涨幅度低于10个百分点,分别是交行1.83个百分点和农行5.40个百分点;最高的邮储上升了79.41个百分点,建行为18.79个百分点,中行为22.25个百分点。

股份制银行的流动性覆盖率上涨幅度均大于10个百分点,增长较快的有招商为42.51个百分点,平安为40.82个百分点。

其余10家银行也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上升,上升幅度最低的华夏上升了13.71个百分点。

2019年,银保监会公布了《商业银行净稳定资金比例信息披露办法》,要求商业银行至少按照半年度频率披露最近两个季度的净稳定资金比例相关信息。

截至2019年8月8日,已有5家国有大行和2家股份制银行公布了2018年末净稳定资金比例的具体数据,这些银行已全部满足银保监会100%的比例要求。

其中,最高的邮储为163.91%,其余国有大行的净稳定资金比例都在120%以上,显著高于已公布的股份制银行,从高到低依次为农行127.40%,工行126.62%,建行126.43%和中行125.60%;另外两家股份制银行分别为浙商109.69%和光大105.75%。


以上是文章"

(见图3)图3 2017~2018年全国性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