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两朝均在沿海地区设置郡县,表明中国人的疆域意识由陆地延伸到海洋

简介: 秦汉两朝均在沿海地区设置郡县,表明中国人的疆域意识由陆地延伸到海洋,初步勘定了“陆海一体”的领土框架。

中国人非常重视疆域的拓展,秦汉、隋唐对疆域的开拓,无不昭示我们的民族,在历史的前期,充满着朝气,富有冒险精神,“以日月所照,江河所及,莫非王土”的气魄,不断进行探索,开辟新的疆土。

上古时代,我们的先民就提出“四海”概念。

“四海”者:“古以中国四境有海环绕,各按方位为东海、、西海、北海”,《孟子.告子下》“禹之治水,水之道也,是故禹以四海为壑”。

秦汉时期,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第一个阶段,也是第一个“大一统”时代。

随着国家的统一,中国人疆域观念,不可避免地,从陆地向海洋延伸。

秦汉时期,凭借的力量,我们的先民积极经略海洋,拓展海洋权益,形成了“以陆地为基础,兼顾海洋开拓”的行政格局。

秦汉时期,中国人对海洋的开拓秦始皇的功绩公元前221年,秦国以气吞万里的气势,在六年时间里,陆续灭韩、魏、赵、燕、楚、齐,统一全国,建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王朝。

燕、楚、齐皆靠海洋,秦帝国先在燕国设置了辽东郡,郡治襄平(今辽阳市),辖今辽宁大凌河以东,开原市以南,朝鲜清川江下游以北地区;辽西郡,治在阳乐(今辽宁义县西),辖今河北迁西、乐亭以东,长城以北地区。

秦始皇还在齐国旧地设置琅琊郡,治所在琅琊县(今青岛琅琊镇),辖山东临沂、青岛、日照等地,与黄海相连。

并设置桂林、象郡、三郡,一举打通东、南、北三个方向的海疆。

随着秦帝国的分崩离析,辽东郡、辽西郡、郡等先后脱离的管辖。

南越,是郡都尉赵佗,在秦朝末年趁乱而建,它的疆域包括现广东、广西大部,福建、贵州,云南的一小部分。

《汉书.地理志》:”自合浦、徐闻南入海,得大州,东西南北方千里,武帝元封元年略以为儋耳、珠崖郡”。

秦汉两朝均在沿海地区设置郡县,表明中国人的疆域意识由陆地延伸到海洋,初步勘定了“陆海一体”的领土框架。

始皇二十八年(公元219年),秦始皇东游琅琊郡,从外地迁徙百姓三万家至此,同时免去本地12年的赋役。

几年后,秦始皇再次巡游沿江、沿海地区,以强化秦帝国在这些地区的。

汉武帝时,为增强对海洋疆域的控制,西汉王朝专设了水军,以巡守长江中下游区域、东南沿海地区,寻阳、枞阳地区成为庞大水军的基地,朝廷还增设了番禺、徐闻、合浦等数个港口,作为向海洋进军的前进基地。

而民间的海上经贸活动,则促进了中国人对海洋的经略,存在千余年的“海上丝绸之路”也肇始于秦汉时代。

《汉书.地理志》:“处近海,多犀、象、毒冒、珠玑、银、铜、果、布之凑,中国往商贾者多取富焉”。

秦汉时代,我们的先民们就能从今越南、广东出发,南至马来西亚,西经缅甸,到达印度东海岸,并将国内外的物产来回运送,促使海上贸易繁荣,他们很早就将中国人的足迹留在东南亚地区。

秦汉时期,"大一统”思想渐渐深入人心,上至君王,下至黎民,都自觉不自觉地维护这种四方统一的局面,将海疆列入“大一统”的整体格局中,体现的就是“陆海一体,皆为江山”的观念。

军事力量的存在,保障了海上贸易的正常进行,而海上贸易的蓬勃发展,进一步促进了我国对海洋的经略,这种超前的海洋经略,远远领先于同时期亚洲其他国家。

我国对海洋的重视与经略,一直持续到明朝前期。

随着东南沿海频受倭寇的袭扰,明朝采取闭关之策,减少了海上贸易往来,而陆上的丝绸之路也断绝,至清朝,中国的闭关锁国程度进一步加深,我们的国家不可避免地落后于世界潮流,落得个处处挨打、被人欺凌百年的境地。

中国若要强大,我们必然要永保开放包容、开拓进取的精神,既不夜郎自大,也不妄自菲薄。


以上是文章"

秦汉两朝均在沿海地区设置郡县,表明中国人的疆域意识由陆地延伸到海洋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