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成想李云峰话声未落,马磊就瓮声瓮气的把他的话给打断掉了

简介: ”没成想李云峰话声未落,马磊就瓮声瓮气的把他的话给打断掉了,急着说道:“李叔,不行,就是不带李尚鸿,我自己也要去的…

李叔,你…

”马磊明显在外面喝了酒,把自行车靠在院墙上之后,从前面的篮子里拿出一个塑料袋,摇摇晃晃的往里边走了过来。

“臭小子,怎么喝那么多啊?

”隔着老远,李云峰就闻到了马磊身上的酒味,再一看他那红的像猴屁股般的脸,不由摇了摇头,对李尚鸿说道:“打盆水,让你小马哥洗洗脸…

”由于收购站地处县郊,自来水还没有扯到这里来,使用的还是压水井,那冰凉的井水在这八月大热天里,透着一股子凉气。

“唉,李叔,不喝不行啊,对了,你和李尚鸿还没吃饭吧?

我给带了点,你们先吃饭,别管我…

”马磊站在那里的身体都有些摇摆,愣是拿着那包熟食向李云峰脸上递去。

“行了,洗把脸,清醒点再说…

”李云峰哭笑不得的接过马磊递来的塑料袋,把他拉到了水盆前面。

将头全部埋入到了水里,憋了好一会气之后,马磊才抬起头来,湿漉漉的头发贴在额前,嘴里还打着酒嗝,“啊,舒坦啊,这帮龟孙太能喝了,下次给他们酒让他们自己去喝…

”这年头,外地来的拾荒者也都是拖家带口的,一家老少都要出去拾破烂,马磊去到他们住的地方一看,好东西还真不少,每家里口堆积的废品,都赶得上他前次卖的那么多了。

马磊找了几个没出货的人,把事情一说,他出的价格比收购站是要多出那么几厘一分的,一顿酒喝到一半的时候,那几家就都答应把东西卖给他了。

虽然那会已经喝的迷迷糊糊了,但马磊心里清醒的很,这大致一琢磨,敢情只要将这几家的废品收过来,最起码能赚到500块钱以上,是以也不顾自己的酒量,当时就喝多了几杯。

这些拾荒者大多都是河南安徽两地来的,酒量比马磊这生长在江南水乡的人强多了。

马磊一共买了六瓶本地产的高度白酒,只有五个人喝,他喝了三两不到就不行了,剩下的全被那几个人喝光掉了,别人喝完酒还照样背着袋子去拾破烂。

“不能喝也不知道少喝点,来,擦把脸,先去睡一觉吧…

”在李云峰眼里,马磊其实也就是个大孩子,二十出头的年龄,比李尚鸿还没大出十岁呢。

“别,李叔,我没事,洗把脸就醒了…

”马磊拿着毛巾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有些兴奋的拉住了李云峰,说道:“李叔,城西这五家拾破烂的,我全都谈妥了,明天去城东,争取把那边也拿下来…

可是等明儿那些人将废品送过来后,一转手就能赚500,这让马磊心里像猫爪似地,恨不得今天就将整个县城的拾荒者都给搞定。

“行了,这事儿不急,你这样子出去我也不放心,先去睡觉吧…

”眼瞅着马磊走着模特步要去推自行车,李云峰一把拉住了他,虽然这年头马路上的汽车不是很多,但也架不住找死往上面撞的呀。

这酒喝多了的人,一般是有两种表现的,一是喝多倒头就睡地震了都惊不醒的人,第二种就是化身话唠,那嘴一刻都闲不住。

马磊就是属于第二种的,在李云峰的命令下去到内屋的床上躺了五分钟,忍不住又跑了出来,嚷嚷道:“李叔,我睡不着啊!

”“你小子,过来坐吧…

”李云峰摇了摇头,放下了刚拿起来正准备吃饭的筷子,拿起旁边的那幅画,说道:“睡不着你就说说这物件是怎么来的吧?

”马磊伸手要去拿,被李云峰一把给打开了,“你自己收的东西,自己还不知道啊?

”马磊想了一会之后,一拍大腿,说道:“我想起来,李叔,是不是画上有个土疙瘩山,两个老头下棋的那幅画?

”对这画的来历,李尚鸿也很好奇,抢着答道:“对,小马哥,就是这幅画,你是怎么得来的?

”“收来的呗,对了,李叔,你看这画是不是古董呀?

”提到这幅画,马磊的酒倒是醒了几分,本来就准备开的是古董店,虽然阴阳差错变成了废品收购站,但马磊一直留意着这些有年头的东西呢。

“是古董,而且还是明朝的,距离现在四五百年了呢,小马,你是怎么收来的?

”听到马磊翻来覆去的询问,就是不说这幅画的来历,李云峰也有几分不耐烦了。

“嘿,还真让我蒙对着了,回头我一定要告诉老舅…

”马磊兴奋的样子,让李云峰恨不得在他头上敲上一记,怎么就不说正题呢。

马磊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李叔,你猜,我是怎么得来的?

”“尚鸿,再去打上一盆水,让他清醒下…

”李云峰彻底暴走了,这小子还拿上劲了。

见到李云峰发火了马磊连忙说道:“别,别,李叔,我说还不成嘛,这幅画,是一老太太卖给我的…

”这事情就发生在前儿,那天马磊拉着板车去西城收废品,一群老太太正在一排平房处纳鞋底呢,听到马磊扯着嗓子收“酒瓶子旧书烂塑料”后,都起身去家里翻腾废品去了。

话说这年头收废品拾破烂或者“强刀子磨剪子”的,每天像是过筛子一般,将各个住家户都差不多掏干净了,老太太们拿来的,也就是一些废旧书籍和用坏了的塑料脸盆等物件。

马磊将这些东西过了秤付了钱,正准备走人的时候,忽然看到一老太太纳鞋底的筐子旁边,放了一个卷在一起的物件。

他当时以为这东西是纸呢,就问那老太太卖不卖,谁知道老太太说那玩意里面是布的,用来剪鞋样的。

看着这卷轴两边的木头,都被磨得有些光亮了,加上这段时间马磊脑子里都在念叨着古董的事情,当时就花了一块钱,把这掂量着还有点沉的卷轴给买了下来。

第三十一章 古董玩家回到收购站以后,马磊也曾经装模作样的把画打开仔细琢磨了一下。

不过古代的画讲究的是个意境,这幅画的山不像山水不像水的人还长着个大脑袋的画,还没家里过年贴的年画好看,让他顿时失去了兴趣,将其和那些旧书仍在了一起。

当然,马磊也没对其完全失去信心,上午接到李尚鸿父子俩的时候,他所说的收到的古董,就是这幅画了。

听完马磊的话后,李尚鸿倒是没感觉什么,因为他对古董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认知,但李云峰却是傻了眼,有些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道:“这…

”在决定要做古玩生意以后,李云峰给一些还有联系的同学写了信,针对各地的古玩市场做过一番。

相比八十年代初期,也就是四五年前,现在国内的艺术品市场,已经开始慢慢复苏了,有些眼光超前的人,正在大肆入手各种类别的古董。

而且随着人们生活的逐渐稳定,加上“盛世古董乱世黄金”的定律,这几年古玩市场也慢慢复苏了,再想像前几年那么到处检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李叔,那你说这古董值多少钱啊?

”见到李云峰沉吟不语,马磊有点吃不住劲了,他只知道老舅说古董值钱,但到底怎么个值钱法,他就是两眼一抹黑了。

“值多少钱我也说不准,不过…

根据北京那位同学打听来的消息,现在明朝的古画,有名有款的,在市场上最少能卖到三千块钱以上的,那也就是说,马磊这一块钱买来的东西,整整翻了三千倍之多。

嘿,那不是赚了三十倍吗?

”马磊脸上露出喜色,这古董生意果然赚钱啊,一块钱买的,竟然能卖三十。

李云峰闻言撇了撇嘴,说道:“你小子也就这点出息了,三十块钱?

连零头都不够,我告诉你,这幅画拿到北京去卖的话,三十块钱看都不给他看…

”等李云峰把自己知道的这些事,说给马磊听了之后,那小子的酒马上全醒了,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有些破旧的卷轴,结结巴巴的说道:“李…

李叔,你…

”看着马磊目瞪口呆的样子,李云峰笑了起来,这孩子虽然大字不识几个,不过运气还真不错,这一出手就是一个大漏。

“小马,你干嘛去啊?

“不行,李叔,快放手,我再找那老太太去,说不定她家里还有什么好东西呢…

”“行了,行了,哪还有这么好的事,占了一次便宜你就知足吧…

”李云峰笑着拉住马磊,说道:“我再给你们讲个发生在北京的故事吧,那人比这老太太还要倒霉…

”“还有人比白扔了三千块钱还倒霉的啊?

”听到李云峰的话后,马磊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当然了,那人白扔了几百万呢…

”这事李云峰也是听同学说的,在北京有一姓白的人家,祖上是四九城的大收藏家,专门收藏瓷器,在行内名声很是响亮。

当时那家姓白的主人说了,好东西在在前些年都已经被人给砸了,现在只剩下了点底子,还有几十件,按照主人的意思,他只想卖上个一两件,其余留着算是个念想。

不过那人有一儿子,当时非常仰慕大导演刘英杰,就千方百计的鼓动他老子把东西卖掉,白姓主人最后架不住儿子劝说,将四十多件古代瓷器,全部卖给了刘英杰。

谁知道就在1983年的时候,刘英杰从香港给白家小子寄来一信片和一本杂志,那小子翻了翻杂志,发现里面有篇介绍刘英杰收藏古玩的文章,题目是《大导演刘英杰的“小故宫”。

白家小子一看配的图片,有20多件藏品都是他们家的东西,而且下边标的价儿少则几十万,多则数百万港币,当时他是一下懵了,这才明白敢情自己“败家”到了何种程度。

不过那白家小子倒是知耻而后勇,后来专门去学习瓷器鉴定知识,在行内也闯下了不小的名声,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这事儿在北京古玩圈子里,基本上是人人都知道的,而自从这件事后,人们对古董艺术品市场,也多几分关注,类似的事情,却也很少发生了。

小县城的消息相对封闭一些,这老太太一块钱卖了张古画,在这年代还是有可能发生的,但这种事情毕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专门去找,也未必就能碰得上的。

“李叔,那你的意思是,说不定还能碰到这事儿?

”听完李云峰的话后,马磊那双小眼睛直冒亮光,恨不得现在就拉板车继续收破烂去了。

“小马,这…

这钱,唉,你要是再碰到这事儿,多给别人点钱吧…

”李云峰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想着这么去占人便宜,心里总是有点疙瘩,不过在商言商,他也不好指责马磊什么。

“李叔,能便宜买下来,干嘛要多给钱啊?

”马磊有点不理解了,这辛辛苦苦走街串巷,不就是为了赚点辛苦钱吗?

别人不识货,自己便宜收了,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谁也说不出个二字来。

李云峰闻言愣了一下,似乎这才想起了自个儿现在的身份,有些萧索的摆了摆手,“你,唉,随你吧,但是有一点,不准坑蒙拐骗偷啊,要是让我知道了,这收购站也不用再开了…

”说到后面的时候,李云峰的脸色变得十分严肃,没有希望再回到象牙塔内做学问或者从事机械相关的工作,这也是他能坚守的底线了。

“李叔,你放心吧,我马磊不是眼皮子浅的人,小便宜能占得了一时,但是占不了一世,这个道理我懂的…

”听到李云峰的话后,马磊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他虽然有时候喜欢耍些小聪明,但是深知诚信乃是为人之本,失去了这一点,他一个农村娃也将失去在城市立足的根本。

“行了,小马,你中午喝了酒,估计也没吃什么,来,一起吃吧…

”说完正事,李云峰招呼马磊坐了下来,这会他蒸上的米饭也熟了,一股米香味飘溢在了屋里。

“爸,我去盛饭…

”干了大半天的活,李尚鸿早就饿了,兴冲冲的给每个人装了一碗米饭。

屋里有些闷热,三个人都坐到了院子里,马磊更是脱光了衣服用压水井里的水洗了个澡,换上了一身和县城里那些小青年们一样的格子衫喇叭裤。

除了进县城的时候从拖拉机上见到有人这样穿之外,李尚鸿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款式的衣服,不由说道:“小马哥,这衣服真好看…

”听到李尚鸿的话后,马磊得意洋洋的说道:“那当然,这喇叭裤要十二块钱呢…

”说到这里,似乎怕李云峰有什么误会,马磊看向李云峰,解释道:“哎,李叔,这钱我可不是用的收购站的,这是我老舅给我的…

”“不用解释了,我信得过你,小马,以后要花钱,给李叔说下干什么用的就行了,你也是这收购站的老板,出去玩也不能太寒酸了…

”看着马磊一脸紧张的样子,李云峰笑了起来,他也是从十多二十岁的年纪过来的,当初可是比马磊还要臭美。

当然,李云峰那会是个好孩子,只有跟在后面摇旗呐喊的份,不过想起那段年少轻狂的往事,他的脸上还是露出了笑意。

“嘿嘿,李叔,我不会乱花钱的,这衣服也是到了城里怕被人笑话才买的,你放心吧…

”听到李云峰的话后,马磊嘿嘿笑了起来,转脸看向李尚鸿,说道:“李尚鸿,一会带你去看电影,去不去?

”“当然去啊,小马哥你答应我的…

”李尚鸿早就惦记着这事呢,刚才还在想是不是拐弯抹角的提醒下小马哥,没成想他自己问出来了。

”李云峰一句话就让李尚鸿苦起了脸,可怜兮兮的用求救的眼神看向了马磊。

“李叔,我带李尚鸿出去玩玩吧,今天晚上放美国的《超人》,听说可好看了…

”李尚鸿不出去,马磊也不好意思在他们来到的第一天就出去玩,当下帮李尚鸿求起情来。

“比少林寺还好看呢,我听说那人能在天上飞,还能和火车赛跑呢…

”看到李尚鸿失望的样子,马磊手舞足蹈的比划了起来,不过他也没看过这片子,都是听别人说的而已。

“小马,咱们刚来城里,对外面不熟悉,还是少往这些地方跑吧…

“爸,没事,我给小马哥看了面相了,他最近不会出什么事的,咦?

”李尚鸿一边说话一边看向马磊,不过当他看的马磊的眉头时,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

早上给马磊看相的时候,马磊还是眉毛紧凑,现在不知道是不是洗过澡的原因,他右边眉毛突然变得有些分散,这在相术中的表现为易怒易招惹血光之灾。

”看到马磊的面相后,李尚鸿也有些拿不准了,换出脑中罗盘,报上马磊的生辰八字,给他卜了一卦。

”看到脑中显示出的卦象,李尚鸿有些纠结了。

“小马哥,今儿咱们别去了吧,我看你脸色隐晦,出去说不定就有祸事的…

”如果这会是在农村,李尚鸿肯定不在乎,反正卦象是小凶,最多打个头破血流,但是第一天进城,他对这城里人所待的地方,还是有着畏惧之心的。

李云峰本就不想让两人出去,听到李尚鸿的话后,当下说道:“小马,听尚鸿的没错,你也知道他本事的…

”没成想李云峰话声未落,马磊就瓮声瓮气的把他的话给打断掉了,急着说道:“李叔,不行,就是不带李尚鸿,我自己也要去的…

”“小马哥,你…

”李尚鸿明白马磊的心思,他肯定是约了女孩子谈对象了,不然卦象不会如此显示。


以上是文章"

”没成想李云峰话声未落,马磊就瓮声瓮气的把他的话给打断掉了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