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预产期是5月11号,怀孕的时候就一直希望宝宝能在五一以后随时发

简介: 我的预产期是5月11号,怀孕的时候就一直希望宝宝能在五一以后随时发动,因为合计着五一假期在外地工作的宝爸就回来了,外地上班回来一次不容易时间也不宽裕。

再加上孕晚期的各种不适和疼痛,宝妈我的心里是既期待又害怕,很,一方面希望早点卸货以摆脱孕晚期的痛苦,一方面又害怕宝宝突然发动了,宝爸不在该咋办?

我的预产期是5月11号,怀孕的时候就一直希望宝宝能在五一以后随时发动,因为合计着五一假期在外地工作的宝爸就回来了,外地上班回来一次不容易时间也不宽裕。

好在宝宝很给力,五一之前确实是没动静,五月一号晚上宝爸从千里之外的赶回来了,按计划第二天计划上午去产检,产检完后回奶奶家一趟了,结果产检时直接被留院了。

5月2号正好孕39周了,早晨八点左右跟宝爸一起来医院产检,奈何疫情期间产检家属只能在外面等,于是我只能挺着大肚子一个人楼上楼下的跑,医生给开了B超,心电图,胎心监护等一系列的检查,乖乖的一项一项做吧。

做B超的时候前面医生一直没说什么,最后了听见医生跟另外一个配合打报告的大夫说,加一条羊水过少,心理咯噔一下,也没觉得是啥大问题。

当时有点懵,从没动静到意识到可能很快就要生了,作为第一次生产的我还是有点紧张的。

办了住院,戴上最贵的手环,虽然医生不让我外出了,但是中午还是偷偷跑回家一趟把东西收拾上一起来了医院。

五月三号早上九点内检上药,然后就去了待产室绑上胎心监护带,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同一个待产室的还有其它三个孕妈妈,刚开始还能一起闲聊几句。

大概两个小时左右,我开始觉得肚子疼,一阵一阵的,而且频率越来越高,心里还庆幸我对这个药还是敏感的,而其它三位还没感觉,因为其中有一位宝妈是昨天就上药在待产室待一天没动静了,今天是第二天上药了。

所以觉得疼有感觉对我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早点发动早点生完到结束了,结果高兴太早,护士说我胎心监护不好老掉,原来太敏感也不是啥好事。

接着又给输了两袋硫酸镁说是减缓宫缩的,输完液体已经是中午了,此时似乎没上午疼的厉害了,看来确实是缓解了。

下午又是漫长的等待,胎心监护带一直带着,下午肚子还是疼但是能忍受,从五分钟疼一次到两分钟疼一次。

跟医生说我疼的有规律了,大概两分钟一次,医生却说看你状态也不像已经开了指的,让继续等。

好在到六点多的时候医生说可以让进来一个家属陪着了,终于能让老公进来了。

直到晚上11点多再次跟医生说了之后,医生才给内检结果开两指了,我要求打无痛,晚上12点多打无痛,师让蜷起来打针的时候不能动,只能请求医生在疼的间隙打,疼起来真的控制不住。

打了无痛之后,大概十几分钟就起作用了,腹部那种剧烈的疼痛渐渐弱了,只有腰部以下的胀痛感了,但这跟前面的那种痛比起来,简直是好太多了。

无痛针之后换了一间待产室继续漫长的等待,期间是强烈的大便感,后来羊水破了,医生让坐在椅子上自己用力,直到凌晨两点多再一次内检说十指全开了,准备生。

接着让老公推着进了产房,躺在产床上听医生口令用力,这个过程相对来说还是很快的。

凌晨三点五分宝贝出生了,3350克女孩,当医生把孩子放在我胸口的时候,凉凉的触感,看着她四处张望的眼睛,泪水不自觉的滑落。


以上是文章"

我的预产期是5月11号,怀孕的时候就一直希望宝宝能在五一以后随时发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