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现代写农民最为深刻的作家是“山药蛋派”如今好多人可能瞧不上了“山

简介: 近现代写农民最为深刻的作家是“山药蛋派”如今好多人可能瞧不上了“山药蛋派”赵树理的文章,嫌太土,但是那些土却是他们在农村中经历的写照,是真实农民的生活,至于那个

我出身于农民,大约从10岁就开始了农作。

当年的记忆至今思起仍然是阵阵后怕,也许用后怕会有惊讶,但是确实就是后怕,甚至望而生畏。

也是我以”半文盲“学历水平,却不甘心背朝青天面朝黄土,我无所背景,但是只有一点点聪明,不停的学习。

从小爷爷辈、父辈最大的希望就是我们农民子弟能跃龙门,一直强调好好上学,不要再干农活了。

充满他多少无奈,但是三代的努力才能梦想成真。

但是当年我所处的环境,实验靠嘴说和看书、英语靠老师带、修路要集资、建学校要集资的时代,又拍死了多少人啊,一个镇300个初中应届生,一般高中只取25人、职业高中录取的也只稍微多点。

我所在的东部县只有三所一般高中,有30个镇,大约一万多名考生。

我是16岁就出来打工,不想再复读,几十年跌跌撞撞自然不自然成功,坚持自学,弯曲曲折的路就这样走过来了。

加上我父亲一代,我这一代,到了我儿子这一代才算真正的脱离农村生活了。

对于如今年轻一代人来说,没有那些年知青上山下乡的经历。

也缺乏那种去真正在农村中生活的经历,也许只会看到丰收看到粮食的大量美图,大量宣传,但是对于背后的辛酸却无法体会到。

即使有有些人“悯农“的人,有些只是一些鳄鱼同情的眼泪,有些则是片刻的感动,有些人则是一种所谓时尚。

你看到的也许只有那自然的农村风光,农民那丰收场景,却忽略了这丰收背后的付出有多少。

近现代写农民最为深刻的作家是“山药蛋派”如今好多人可能瞧不上了“山药蛋派”赵树理的文章,嫌太土,但是那些土却是他们在农村中经历的写照,是真实农民的生活,至于那个诺奖的某人他对于农民的生活描写只是挖掘一些所谓丑陋,但是他对于农民生活的描写非常的高高在上,虽然他是出身农民,但我却认为他“背叛"了农民,侮辱了农民,也让很多人认为农村农民就跟他笔下写得一样。

我们看“闰土”更应该看到一代代农民的苦楚,悲凉,对于命运的无可奈何。

一直是被压榨、掠夺和欺压的对象,就算如今,如果没有的惠农政策,指望那些高高在上的所谓代表们有几个为农民直言过?

实际并不多,李白很少写农民。

他们更多地写田园风光,农家的苦他们也看不到,或者他们也不屑去看。

后来李绅写下”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样的名句,但是他却并没有完全写出农民的苦--”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那并不是农民最辛苦的时候。

甚至是农民最为轻松的工作了。

他就是一个有地位的人,路过看到农民锄地,然后同情怜悯写下一段小经历。

即使白居易《观刈麦》,写得比李绅更为深刻。

《观刈麦》虽然写出农家之辛苦,但是这个同真正的农民耕种的辛苦也只是一个非常轻松的事了。

而有些人却不知道“观刈麦”后的辛酸故事,却锦衣着装,在麦田中摆造型拍艺术造型命名为“观刈麦”,多么辛辣的讽刺,可谓不知农家苦。

写农民最深刻的反而是南宋的杨万里和范成大,尤其是范成大。

为什么他们写得这么深刻,那是因为他们就生活在农民之间,就在农村中生活,他们的邻居们就是农民。

虽然入朝为官,但是他们却居住在农民之间。

还有 韩淲的《芒种 其一 》田家一雨插秧时,成把担禾水拍泥。

童年的记忆只是零碎散乱的,即使过去的时光,虽然日复一日的重复,但是留在脑海中的记忆已经模糊,只留下那些务农留下的辛苦记忆。

当年在农村劳作时最不愿意做得几件事:1、割麦时,穿长袖太热,而且短袖那麦芒会刺得脸上、胳膊全是红点,汗水一出,针扎一样。

麦芒比针还要厉害,而且都带有毒性式的麻木感。

而且太阳曝晒,脱皮都是正常。

2、给玉米施肥,半人高的玉米地正是夏天最热时,腿上被玉米叶子拉伤,玉米叶子边缘带有细微的锯齿状,非常锋利。

3、掰玉米,玉米大约可以长到2米高,密不透气,而且玉米叶已经衰败,在里面是非常呛鼻的,玉米叶子会把手和胳膊划伤,玉米秸秆皮会随着玉米棒子撕裂,同美工刀一样锋利,手经常被割破,血流不止。

玉米收回来都是带皮的,拉到家中还要及时剥掉皮,要不然会发热发霉。

4、收花生,花生当时年只能人工拔,然后还用爪钩家具将掉落的花生再翻出来。

如果碰到收花生雨水大,就会导致收花生上面的泥土要抖不干净,就要连土拉回来。

抢种时如果干旱就要守在抽水机旁,等抽干的机井水够再抽水。

歉收自然为是愁生计,亏本了。

而孩子还在上学的就会愁孩子学费,即使没有孩子上学压力的,就要愁卖掉的粮食都不够机耕费和化肥钱、农药钱、农田承包费。

即使丰收了,也一样愁,粮食贬值,但是农药、柴油、化肥、种子却一年比一年涨得厉害。

如果粮价是五毛,今年涨到六毛,化肥就敢从五十涨和到八十、一百块。

正如叶圣陶的《多收了三五斗》节选的课文《粜米》(粜tiào)所写的一模一样:旧毡帽朋友今天上镇来,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

洋肥皂用完了,须得买十块八块回去。

洋油向挑着担子到村里去的小贩买,十个铜板只有这么一小瓢,太吃亏了;如果几家人家合买一听分来用,就便宜得多。

陈列在橱窗里的花花绿绿的洋布听说只要八分半一尺,女人早已眼红了好久,今天粜米就嚷着要一同出来,自己几尺,阿大几尺,阿二几尺,都有了预算。

有些女人的预算里还有一面蛋圆的洋镜,一方雪白的毛巾,或者一顶结得很好看的绒线的小囝帽。

在这样的心境之下,有些人甚至想买一个热水瓶。

这东西实在怪,不用生火、热水冲下去,等会儿倒出来照旧是烫的;比起稻柴做成的茶壶窠来,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叶圣陶写得农民的生活困顿,却一直持续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

当年我在农村时,修路要农民集资,学校修缮和建设要农民集资,乡镇和村的开支要农民交提留款满足财政开支。

那时十亩地去掉各类生产成本,也就能剩个一千块,但是却要按人头交各类提留款,远远超过一千块。

先是取消了提留款,到了后来取消了承包费,种地也有了有补贴)。

那时又不如现在可以出去务工赚钱,那时只能在土中刨食吃,农民们往往是叹息也就赚个口粮钱。

正如白居易《观刈麦》所说:“复有贫妇人,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遗穗,左臂悬敝筐。

”虽然没有这么凄惨,我们村中就有一些地少的人无法满足需求,会在麦收之后去捡麦穗、,而农村学校有个“勤工俭学”不舍得从家中粮中直接拿,也会去捡麦穗、刨人家收完花生的地中的埋的花生。

当年孤寡老人们或者家中独居老人不想给子女添麻烦,也会出去捡麦穗、刨花生。

农民们用这些地中出产的微薄收入来满足买肉这类副食品的需求、从这些粮食中的微薄收益给孩子缴学费,为了让孩子摆脱这样的环境,不让孩子从事农业生产,让他们好好上学。

也许在有些人眼中你的几代人努力是高贵的值钱的,这些农民的几代人努力是廉价是不值钱的。

机械化生活减轻了负担,工业的发展也增加了农民的收入。

进入21世纪,农业机械的发达,无论是小麦、玉米、花生,播种、收割都是全机械化了,减轻了农民的负担,也让更多的农民可以在农闲进入工厂赚零用钱,各类农业费用的全面取消也让农民切实减轻了负担。

时至今日,农村的环境也干净了,卫生条件和基础设施也在逐步完善。

如果按照工业成本加利润,那么粮食价格肯定不是这样的行情。

为大局做出了牺牲,当然现在也在逐步反哺农村,但是我们却不能遗忘中国现在经济发达是牺牲了多少代农民才换来的。

按照中国传统计算方式 ,二十年一代,从建国到现在我们整整牺牲了三代农民的利益,无论是从教育到基础建设,被整整边缘化了几十年。

你可以不崇拜不歌颂农民,但是请尊重农民,请尊重农民的子弟,他们是和平时代牺牲最大的,而且不只是牺牲了一代二代。


以上是文章"

近现代写农民最为深刻的作家是“山药蛋派”如今好多人可能瞧不上了“山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