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句“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简介: 第六句“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李白饮酒一斗,马上就可以赋诗百篇;他去长安街的酒肆饮酒,常常醉宿于酒家。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

饮中八仙图第一句“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贺知章醉酒之后摇摇晃晃骑着马,就像是在乘船一样。

知章,即贺知章,字季真,晚年自号“四明狂客”、“秘书外监”,李白《对酒忆贺监序》中说他曾“解金龟换酒为乐”。

贺知章“金龟换酒”“骑马似乘船”,出自明王嗣奭《杜臆》卷一:“‘阮咸尝醉,骑马倾欹’,人曰:‘箇老子如乘船游波浪中’”。

第二句“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汝阳王饮酒三斗以后才去觐见天子。

路上碰到装载酒曲的车,酒味引得他口水直流,恨不得将自己的封地移到酒泉。

汝阳,即汝阳王李琎,唐玄宗的侄子。

汝阳王深受玄宗宠爱,杜甫《赠太子太师汝阳郡王琎》中说玄宗对他“倍比骨肉亲”——比对自己的亲生孩子还要亲近。

酒泉,位于今天的甘肃,《三秦记》记载:“城下有金泉,泉味如酒,故名酒泉”。

第三句“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左相每日兴起饮酒时要耗费数万钱,饮酒之时就好像鲸鱼吞纳百川之水。

宋培饰演的李适之第四句“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崔宗之是一个潇洒的美少年,举杯饮酒时,常常傲视青天,俊美之姿有如玉树临风。

第五句“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苏晋虽然长期在佛前斋戒吃素,但是他饮起酒来常把佛门戒律忘得干干净净。

苏晋一方面信仰佛门,但另一方面又嗜好饮酒,在佛门戒律与饮酒的斗争中,“酒”战胜了“禅”,所以说是“逃禅”。

第六句“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李白饮酒一斗,马上就可以赋诗百篇;他去长安街的酒肆饮酒,常常醉宿于酒家。

天子在湖池游宴,召他为诗作序,他因酒醉不肯上船,还自称是酒中之仙。

李白的嗜酒程度,据他的《襄阳歌》中说自己“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虽然有些夸张,但也可以看出他对酒的喜爱程度。

长安市上酒家眠第七句“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张旭饮酒三杯,马上挥毫作书,时人称为草圣。

他不拘小节,常常在王公贵戚面前脱帽露顶,挥笔疾书,有如神助,其书如云烟泻于纸张。

张旭,唐代著名书法家,善草书,时人称为“草圣”;他的草书与李白的诗歌、裴旻的剑舞并称“三绝”。

古人对于自己的形象很是看重,《冠仪》:冠者,礼之始也。

孔子的弟子子路因为在战场上整理衣冠而被剁成了肉酱,可见“衣冠不正,君子以为耻”的教条观念深入人心;而张旭却可以在王公贵族面前“脱帽露顶”,足见其倨傲不恭、潇洒恣意。

张旭作品《终年帖》最后一句“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焦遂五杯酒下肚,精神才振奋起来。

通过集中渲染他的卓越见识和论辩口才,以此来刻画焦遂的性格特征。


以上是文章"

第六句“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