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其缘由,自2017年“明星老将”相继离职

简介: 究其缘由,自2017年“明星老将”相继离职,嘉实基金的整体投研实力开始大幅下滑,“老将新兵”不乏出现“踩雷”情况,旗下的权益基金产品遭遇滑铁卢,排名在同类产品中

作为老牌基金公司,嘉实基金今年二季度净资产规模突破了6000亿,稳居业内TOP10,但靓丽业绩背后不乏“大而不强”的隐忧。

而在近两年A股结构化行情较好情况下,其引以为傲的权益类产品尤其考验投研能力的混合型基金却“下坠”、固收类产品取而代之成为规模主要冲量。

在此情况下,今年7月,嘉实基金提出“新十年”投研战略,随之不断上演基金经理“大换血”戏幕,但“实战”经验匮乏的“接棒者”似乎很难让投资者对其充满期待。

据证监会最新披露显示,10月19日,嘉实基金披露旗下8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涵盖5只债券型基金、2只混合型基金以及1只股票型基金。

资料显示,作为公募基金业的元老级公司嘉实基金一直以权益类基金作为立司之本,其整体净资产规模也一直位居行业前十,但自2018年以来,其权益产品尤其是混合基金一蹶不振,规模靠货币基金冲量。

事实上,嘉实基金的权益产品近几年业绩表现也平平,这也或是权益类产品基金管理幅“换血”的原因所在。

Wind数据显示,截至10月19日,嘉实基金旗下可纳入统计的61只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基金及混合型基金中,除21只普通股票型基金以平均69.17%的净值增长率跑赢同类平均的67.39%外,14只偏股混合型基金、21只灵活配置型基金、3只偏债混合型基金以及2只平衡混合型基金,均不同程度地跑输同类平均业绩。

究其缘由,自2017年“明星老将”相继离职,嘉实基金的整体投研实力开始大幅下滑,“老将新兵”不乏出现“踩雷”情况,旗下的权益基金产品遭遇滑铁卢,排名在同类产品中垫后。

此外,据不完全统计,截止10月16日,今年共有33只百亿爆款基金,其中绝大部分是权益类产品,赢家不乏易方达、汇添富、中欧、富国等老牌基金公司,而同为老牌玩家的嘉实就稍显尴尬,仅在7月份归凯有一只募资超百亿的爆款,虽然在10月份发行的嘉实浦惠6个月持有期混合型基金募资规模超100亿,但嘉实浦惠是“固收+”产品。

从“缺席”权益爆款基金来看,嘉实的权益产品后劲不足。

权益类产品掉队,规模靠货币基金冲量具体来看此次基金经理变更情况,嘉实稳固收益债券出于业务调整的原因解聘了曲扬,嘉实新起点灵活配置混合也以同样原因解聘王茜、尹页,并同时增聘刘宁,嘉实低价策略股票基金经理李帅则因个人原因离任,由栾峰接棒。

事实上,这不是嘉实基金旗下产品第一次出现密集变更基金经理的情况,而变动也均涉及权益类产品基金管理人。

据统计,自年初至今,嘉实基金旗下基金经理的变更持续不断,且自6月开始越发频繁。

截至10月19日,年内嘉实基金旗下已有56只基金先后出现过基金经理变更,在同期的200只产品中,占比超过四分之一。

其中,6月之后出现变更的基金多达40只。

此外今年7月21日至8月1日不足半个月时间内,嘉实基金旗下共出现12只主动权益类基金的基金经理变更。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虽然嘉实基金在资管规模上逐步增大,今年二季度更是突破了6000亿元(6192.35亿元),但靓丽业绩的背后是靠固收类基金尤其是货币基金冲量,而权益产品尤其是混合基金一蹶不振的隐忧。

资料显示,作为一家老牌的头部基金公司,嘉实基金从1999年成立后便以权益类基金作为立司之本,权益类基金占主导地位,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的净值之和大于固收类基金之和。

但这种态势从2018年开始发生改变,货币基金的规模开始与非货币规模持平,固收类规模远超过权益类基金。

其中嘉实基金的混合型基金净资产在2017年达到了最高峰1222.76亿元,经过2018年熊市打击后一厥不振,规模不断下降,2018年末为684.69亿元。

2019年,嘉实基金共发行了6只混合型基金,但是2019年的净资产规模为654.88亿元,反而比2018年下降了29.81亿多元。

对比之下的货币型基金规模一路高歌猛进,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底净资产规模分别为1341.53亿元、1991.83亿元、2365.7亿元。

同期的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的净资产分别为875.09亿元、719.67亿元,较2017年末分别同比增加30.63%和-41.14%。

截止二季度末,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的净资产总共为1595亿,而2017年末两者的净资产为1893亿,也就说,三年过去了,在公募基金权益大爆发的情况下,嘉实的权益产品净资产竟然缩水了300亿。

如此看来,嘉实基金是靠着货币基金的增量维持当前的TOP10规模。

“明星老将”离职、“新兵”折戟,嘉实基金投研“青黄不接”事实上,在权益市场大环境相对转好的情况下,嘉实基金却还在靠货币基金冲量,这背后或与2017年嘉实基金多位“明星老将”离职、公司整体投研实力下降、2018年权益类产品折戟、业绩回撤不无关系。

资料显示,嘉实基金2017年人事变动较大。

接着是业内传闻,和王亚伟齐名的明星基金经理邵健,因为力挺乐视,而被传调动工作岗位。

据悉,截至2017年年底,嘉实基金旗下最多有52位基金经理,但是这52位之中,从业年限超过4年以上的只有15人,大部分基金经理都比较年轻,没有经历过一轮完整的牛熊转换。

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嘉实权益类产品大面积遭遇滑铁卢,净值增长率低于-20%的权益类基金中,嘉实旗下8只产品赫然在列此外多只产品排名垫后。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垫底基金并非出自一人之手,而是分别为不同的基金经理所管辖,其中不乏出现“老将”、“新兵”投资误判,纷纷“踩雷”情况。

具体来看,彼时担任研究部总监的陈少平在调仓时出现偏差,使得其管理的研究精选A和研究增强都“殊途同归”,2018年以来的净值出现大幅回撤,其中嘉实研究增强净值回撤幅度高达28.96%。

据统计,与2017年末相比,陈少平独自担纲的5只基金规模在2018年共缩水了41.83亿元。

旗下多只重仓股(隆基股份、通威股份和阳光电源)受国家降低对光伏发电的补贴以及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等措施的影响,股票集体暴跌,使得其管理的嘉实环保低碳基金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净值回撤幅度已经超过了30%,而同类基金的平均净值回撤的幅度仅为15%左右。

此外,同样因对行业作出误判导致选股不利,郭东谋管理的嘉实逆向策略在2018年上半年净值增长率仅-25.12%,在万得281只同类基金中排名第279位。

作为一家业内TOP10的头部基金公司,嘉实基金这几年在资本市场上却不断踩雷,损失惨重,背后或存风控薄弱风险。

资料显示,2016年7月底,因看好乐视网的发展前景,嘉实基金与财通基金、中邮基金、牛散章建平参与了乐视网48亿元巨额定增,当时定增价格是每股45.01元。

如果以定增股解禁当日的股价计算的话,嘉实基金的解禁当天的浮亏额已经达到了1878.38万元,亏损已经过半了。

此外,因先遭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2017年年报问函,后其董事长和董事也因违规减持收监管函,启明星辰股价于2018年6月14日闪崩跌停,彼时嘉实基金一共有8只基金持股启明星辰,共计持股4563.49万股。

2019年10月21日,51信用卡突遭,股价闪崩,一度暴跌超40%,而嘉实基金内部孵化的私募股权投资子公司嘉实投资也有一只私募基金“踩雷”,持股比例5.37%。

多只基金多次“踩雷”,这或许与嘉实的风控和投研团队有着莫大的关系。


以上是文章"

究其缘由,自2017年“明星老将”相继离职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