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魏超母亲这样的纯白户是底层的客户,车峰属于第二层的中介

简介: 像魏超母亲这样的纯白户是底层的客户,车峰属于第二层的中介,中介上面还有出资方、方、操作手,他们负责垫资缴纳公积金、提现贷款的转移等具体操作。

补缴公积金,想必很多朋友并不陌生。

甚至有中介专门从事这方面的事情,但也听说有朋友预交费用被中介骗钱。

今天,忽拦想说的故事并不是黑心中介的故事。

而是,不花钱帮你缴公积金的故事,而且这个帮你缴公积金的人,还会另外给你钱。

1魏超意气用事辞职后,又生了场大病,房贷、药费、孩子的学费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好在母亲偷偷塞了25000元,总算解了燃眉之急。

母亲安慰魏超,称自己公积金里还有点钱,实在不行可以取出来。

小学没毕业,常年在家务农的母亲,哪里来的公积金?

可母亲言之凿凿,说是别人主动给自己办的。

魏超带着母亲来到公积金管理中心查询,发现母亲的个人账户的确有几千块钱,可因为提现手续不全,工作人员表示为难。

母亲见状在办事大厅撒泼打滚,惊动了公积金管理中心的领导。

说不清缴费单位,不了缴费证明,在家务农的农村妇女竟然有公司挂靠缴纳公积金,结合这段时间类似情况增多,公积金管理中心选择报警查明,魏超和母亲也被请进了。

录完笔录回家的路上,魏超忍不住追问母亲办理公积金的细节。

母亲称公积金是有个小伙子专门上门帮自己办的。

可小伙子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母亲一问三不知。

扶贫的措施就是免费垫资缴纳公积金,有了公积金,困难户就可以低利息买房。

如果不买房过两年还能取出来,等于白送一年公积金。

贷款不用还,魏超猜母亲八成是被骗了。

一家人赶忙前往银行查询,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母亲名下竟然有30万的信用贷款,贷款一直没有还款,处于逾期状态。

微信都不会的母亲,又是怎样通过手机申请的信用贷款?

母亲矢口否认贷过30万信用贷款,坚称自己只拿了25000元,可、身份信息、预留的手机号也确实是母亲的。

无缘无故背上30万的债,任谁都会惆怅。

母亲不重视征信,但魏超知道征信的重要性。

30万不还,母亲可能就要成为老赖了。

而且,从母亲的态度,魏超感觉母亲有所隐瞒。

2公益扶贫小伙子叫车峰,初中毕业的他当然不是什么公益扶贫的工作人员,而是一个中介,负责的业务就是找“纯白户”。

所谓“纯白户”是指在中国人民银行没有任何信用记录,没有使用过信用卡、银行贷款、以及任何金融或小贷公司的贷款(上征信报告的)。

这样的人在贫困偏远的地区比较多,车峰就深入农村搜罗,魏超的母亲便是其中一个。

车峰走街串巷,专挑年纪在50岁以下的纯白户。

他谎称自己是公益扶贫的工作人员,免费给贫困户垫资缴纳公积金,并可以办理贷款,而且这些贷款不需要贫困户偿还。

“这是国家扶贫的政策,你不要担心,就是让你还,你就说没有钱还不起,也就作罢了。

”车峰这套说辞屡试不爽,魏超的母亲信了。

为了凑齐资料,车峰没少替魏超母亲跑前跑后。

他先是带着魏超母亲去营业厅办了新的手机卡,再去银行开通了新账户。

最后又以补交公积金需要刷流水为由,要去了和密码,帮着魏超母亲操作。

要想补缴公积金,首先需要挂靠在某个具有公积金缴存资格的单位上。

一般单位当然不会轻易添加素没谋面的员工,好在车峰不是一个人在忙活,他上面还有神通广大的老板。

车峰只是小人物,负责接触魏超母亲这样的贷款人。

车峰的提成也根据客户办理贷款的金额,按比例提成。

操作手负责将车峰搜集来的资料录入系统,集中办理公积金补缴业务,随后在网上申请信用贷款。

车峰还算不错的,给了魏超母亲25000元,有些中介甚至一分钱都没有给纯白户,连同提成一起私吞。

至此,车峰拿到了提成,母亲办理了公积金也获得了25000元的贷款,剩下的钱都被上线瓜分了。

3其实,车峰的老板不只有一个,整个团队有8层,层层加码。

像魏超母亲这样的纯白户是底层的客户,车峰属于第二层的中介,中介上面还有出资方、方、操作手,他们负责垫资缴纳公积金、提现贷款的转移等具体操作。

真正的核心成员是最上面的3层,即渠道掌控者、渠道组织者和管理者。

车峰知道上面有老板,但真正的老板他也没见过。

毕竟是单线联系,不允许越级联系,车峰甚至和自己的上线也只是通过网络联系,没有真正见过面,对上线具体信息知之甚少。

车峰的上线是管理者,管理者不仅管理中介,还负责联络方、出资方、操作手。

管理者每天都会审核当日业绩,及时给中介等人结账,也会分配新的工作任务。

而车峰便是在微信群里认识的管理者,并开始了自己开发“纯白户”的中介业务。

公积金补缴的单位一定有嫌疑,按照这个突破口不行吗?

事实上,魏超母亲并不是唯一的受害人。

这些补缴公积金的公司竟然毫不知情,这一切都在渠道管控者的掌控之中。

大老板渠道管控者知道很多人没有更改公积金帐户密码的习惯,擅自侵入多地住房公积金租房系统,盗取多个企业的账号,擅自添加入职职员信息;也会购买僵尸企业、空壳公司,便把纯白户顺利变成了符合公积金缴存的员工,包装纯白户的信用记录,为下一步骗贷款做准备。

潜藏在网络后的渠道管控者神出鬼没,与他接头的只有下线渠道组织者。

而买卖一个企业帐户,渠道管控者收取6-10万的费用。

渠道组织者获得这些帐户后,利用公积金缴存系统的漏洞,为已经入职的纯白户办理补缴公积金的业务。

8层的层级,那些被骗的钱,早已被方,利用POS刷卡、购买虚拟游戏币等方式套现离场,资金也被层层瓜分干净,流向成迷,想追回来难上加难。

魏超了解到案情后,苦口婆心的跟母亲解释征信的重要性,可母亲却无动于衷。

“你这是犯罪,是骗贷,是要坐牢的。

很快,骗子到了,贷款的钱也都没有了。

但30万的信用贷款还在魏超母亲的个人账户上,母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坐不了高铁坐不了飞机。

(2)搜集资料,录入系统:预先购买的壳公司或非法潜入的公积金租房系统,盗取公司帐户,擅自将纯白户信息录入职员信息。

(3)补缴公积金:利用公积金缴纳漏洞,为纯白户集中补缴公积金,伪造个人征信。

征信关系到我们的房贷、车贷、交通出行,保护好自己的征信,不要因小失大。


以上是文章"

像魏超母亲这样的纯白户是底层的客户,车峰属于第二层的中介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