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毅还是会每天经过那条嘈杂的小街,钻进旁边挂着“安徽板面”的饭

简介: 我和刘毅还是会每天经过那条嘈杂的小街,钻进旁边挂着“安徽板面”的饭馆 ,老板娘还是会开心的像看到许久不见的熟人一样说到:来了,往里坐吧。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文韵未央,ID:wenyunweiyang】经微信公众号授权转载,如需转载与原文作者联系01.每天下班,我都会和同事去公司附近的安徽板面吃饭。

每次坐定,张口就喊:来碗板面,小碗的,不要鸡蛋,放辣椒。

然后同事们便开始瞎侃,偶尔抬头看着墙角的电视,里面播放着新闻,天下大事,国际战乱。

不出差的时候每次都是我带着同事在这里吃饭,他们几个有的是鸡蛋面,或者是炒饼,只有我,天天板面,从来没有换过。

我说,念旧的人,很容易习惯或者依赖一个东西,时间久了,就不想改变了。

书上说,巨蟹座本身就是个念旧的人。

渐渐的我们都熟悉了这家小店,而这家店的老板也慢慢认识了我们,每次坐下不用说话,老板就已经开始招呼了。

你的,是板面,小碗,不加鸡蛋,放辣椒,对吧。

我笑着不回头,嗯。

02.不知不觉,已经从冬天坐到了春天,又从春天坐到了夏天,时间在板面的热气中氤氲着时光。

一转眼,在这条嘈杂的小路上行走了半年了,也在小店里吃了半年的面了。

夏天来了,我们几个还是会要一晚热气腾腾的板面,然后讨论着公司可有可无的小事。

我说,老板,这次的面有点咸。

身边的同事换了又换,街上的面孔每天都是新鲜的,只有这家板面店,还是依然熟悉。

”我吃了一口面,有点辣,呛得咳嗽了几声,被电视的新闻淹没了。

“毕了业,好多人都换工作了。

李坡说,喝矿泉水的都是屌丝。

李坡还说,吃板面的也是屌丝。

但是李佳泽和田群却不信这个,他俩每次还是要矿泉水喝,还是吃着炒饼,就像两个连体人一样,整天分不开了。

李坡每次吃饭都会要一瓶冰糖雪梨,然后兴致勃勃的打开,很谨慎地看有没有奖。

运气好的时候,拧开以后发现中奖了,我们会高兴的抢着换一瓶喝。

当然运气不好还是占多数的,那时候我们就会怂恿他再买一瓶。

可是李坡不会上当的,在打开冰糖雪梨以后,他便开始李坡大讲堂,天北,韩朝关系,都会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和看法,那故弄玄虚的表情我们都有点信以为真了。

后来我也开始在吃完饭以后再拿一瓶冰糖雪梨,每都会很认真的看着冰箱里的冰糖雪梨,然后若有所思的选出一瓶,紧张地打开。

当然我运气还不是那么差,有时候还是会开出再来一瓶的,那时候我就会把另一瓶给刘毅。

有时候就我和刘毅两个人去吃饭,我都会先拿一瓶冰糖雪梨,先拧开,如果中了,那他就不用买了。

店里冰镇的冰糖雪梨有时候不够,老板娘说,昨天有两个人来吃饭,买了一瓶冰糖雪梨,中了六瓶,捧着回去的。

我说,他不干了。

流浪的人,哪里都是家。

”“啥也不说了,来一瓶冰糖雪梨吧。

”众笑,期待着能中一瓶,还别说,真中了,刘毅早在旁边急不可耐了。

公司的人开始出差,我只记得那个夏天特别热,甚至都没注意到同事是什么时候背着书包走的。

公司的人所剩无几,大部分都出差了。

我和刘毅还是会每天经过那条嘈杂的小街,钻进旁边挂着“安徽板面”的饭馆 ,老板娘还是会开心的像看到许久不见的熟人一样说到:来了,往里坐吧。

一转眼,6年了,真快啊。

“能不快吗,板面都吃了半年了。

04.后来我去天津出差了,刘毅留在石家庄周边。

在天津没有这么好吃的板面,冰糖雪梨也总感觉不是个味,每天吃饭都不开心。

这里的街道安静很多,见不到那么热情的老板,也找不到写着安徽板面的红色牌子。

每天下班,路上也只有自己落寞的身影。

可是就算中了,自己也喝不完了吧。

一个星期后,我出差回来,一下客车,直奔那条街,一天没吃饭了,饿得浑身发慌。

我独自走在风中,以前我和刘毅经常这样肩并肩的走过这条街,走过路人,走过街道,走向宿舍。

而今天很突兀的,我要自己穿过这条嘈杂的街。

我走进店里,老板说,好长时间没见你了。

我说是啊,好长时间了,出差刚回来。

老板笑着说,好久没见你俩一块来了。

我说,是啊。

那次离我住的地方只有30公里,电视画面上的场面惨不忍睹。

是啊,前一天还和你谈笑风生的朋友,第二天或许就阴阳俩隔了。

老板说,面好了。

我起身拿了一瓶冰糖雪梨,稍微停了一下,电视里的新闻还在播放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重,像是一个个沉重的脚步一样,一下下的,踏进来。

猛地使劲,瓶盖被打开了,上面是四个黑色的字。

”我有些开心,打开手机,照了下来,给刘毅发了过去。

我说,“我今天刚回来,就中了一瓶。

”他说,“嗯,好运气。

”我用湿了的手在手机上打字:“可是我喝不完,没有人帮我喝了。

板面的雾气氤氲着眼眶,街道依旧人声鼎沸。


以上是文章"

我和刘毅还是会每天经过那条嘈杂的小街,钻进旁边挂着“安徽板面”的饭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