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5月23日

简介: 紧接着,5月23日,刘国强表示,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继续取决于市场供求和国际金融市场变化,双向波动成为常态。

未来,影响汇率的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币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贬值。

此外,会议还特别强调,企业和金融机构都应积极适应汇率双向波动的状态。

企业要聚焦主业,树立“风险中性”理念,避免偏离风险中性的“炒汇”行为,不要赌人民币汇率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

此前的5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也表示,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双向浮动,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了基本稳定。

“目前,我国外汇市场自主平衡,人民币汇率由市场决定,汇率预期平稳。

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继续取决于市场供求和国际金融市场变化,双向波动成为常态。

”5月27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4030,较前一交易日上调69个基点。

同时在岸、离岸人民币延续此前一日的上涨势头,双双再创三年来新高。

其中,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最高触及6.3911,重回“6.30”时代;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加大攻势,最高触及6.3806,收复6.39关口。

央行密集表态近期,人民币持续升值引发了监管层的密集表态。

5月11日,央行在《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就提出,发挥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中的决定性作用,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加强宏观审慎管理,稳定市场预期,引导企业和金融机构坚持“风险中性”理念,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会议要求,进一步推动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紧接着,5月23日,刘国强表示,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继续取决于市场供求和国际金融市场变化,双向波动成为常态。

此次会议对汇率的表态较为少见,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会议认为,未来影响汇率的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币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贬值。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指出,央行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容忍度有所增加,这意味着人民币在当前升值趋势下将具有更宽的空间。

“人民币的持续升值一方面能够缓解输入性通胀影响,另一方面也为后续潜在的美债收益率上行风险留出一定的安全边际。

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继续取决于市场供求和国际金融市场变化。

”汇率重回“6.3”一线而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双向波动越发明显。

年初至2月,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表现为明显的升值趋势。

4月以来,人民币汇率重回年初高点,对美元汇率在波动中微升。

步入5月后,1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4254,较上一日上调171个基点,逼近2018年6月19日的6.4235高点。

19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上调102个基点报6.4255,再次逼近2018年6月19日报价6.4235的高点,创下近三年来新高;25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上调125个基点报6.4283,午后离岸人民币扩大涨幅,升破6.40关口,在岸、离岸人民币汇率均创2018年6月以来新高。

截至5月26日20时,在岸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触及6.3907,盘中创下2018年6月以来最高值6.3879;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触及6.3841,盘中创下年内新高6.3717。

数据显示,2020年5月26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为7.1293,今年5月26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4099。

值得注意的是,与人民币持续走强相对应的是,美元指数延续弱势。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以及金融市场持续开放,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特征将有所加强,人民币汇率将更加市场化。

“人民币汇率仍具备走强动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或升至6.2。

保持“稳汇率”基调目前,国际金融市场充裕的流动性使得大宗商品价格还具有一定的上涨动力。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人民币升值可在一定程度上对冲由大宗商品价格攀升带来的输入性通胀,缓解我国大宗商品进口价格上升的压力。

不过对于部分出口型企业来说,人民币升值可能会使他们产生一定的汇兑损失。

“所以,人民币汇率需要在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合理引导市场预期。

“随着下半年美联储政策退坡预期升温,有理由相信美元当前的跌势不可持续,但在美元由弱企稳的窗口期人民币汇率的继续升值可能导致有效汇率进一步升值,彼时汇率升值的冲击可能带来政策的阶段性微调,例如货币政策上可能会阶段性放松流动性或是更加倾向于稳信贷。

“通胀和汇率都是价格,前者是货币的对内价格,后者是货币的对外价格,二者往往都是实体金融供求关系的结果。

前段时间通胀上行和人民币升值,是中国引领全球复苏的结果。

但展望未来,我们预计中国复苏进入后半段,增长动能或减弱,人民币升值空间有限甚至有小幅贬值的可能,人民币将双向波动。

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分析,下半年支撑人民币汇率的国内积极因素将继续发挥作用,但外部市场的不确定性将导致人民币更多呈现双向波动、宽幅震荡的特点。

彭文生则认为,金稳委和央行三天两度发声,强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并强调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在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都是适合中国的汇率制度安排。


以上是文章"

紧接着,5月23日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