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

简介: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

来源:一财网推出外汇期货可以极大拓展人民币外汇市场的参与主体范围,提高人民币汇率价格发现的透明度,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公信力,这对于中国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都有深远的意义。

上周初,境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延续了前一周的急涨行情,收盘价(指境内银行间市场下午四点半收盘价,下同)和中间价分别于5月31日和6月1日创下三年来的新高。

5月31日和6月2日,央行、外汇局先后出台一次性提高两个百分点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和发放103亿美元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额度的措施。

在央行就汇率密集发声并祭出调控大招的情况下,市场外汇抛压减轻。

离岸做多人民币的组合交易策略或是可行的上周在《第一财经日报》专栏文章中,笔者提出,某些机构(不排除有中资机构参与)或在离岸市场根据“美元跌、人民币涨”的中间价报价机制,构建了“汇市+股市+外汇期权”的人民币多头组合交易策略。

笔者以为,机构(如对冲基金)或提前在离岸市场买入未来一两个月到期、执行价在6.20至6.30的买入美元/人民币看跌的美式期权。

如此,机构既可赚取人民币升值的汇差,又可能赚取A股上涨的价差。

当然,如果机构也可以只做期权和汇市两个市场的组合交易,只赚取汇差和本外币利差。

如同上周专栏文章中所指出的,对于这种在离岸市场发起的人民币多头组合交易策略,从内地来讲,我们既没有管理,也没有数据,监管难度相当大。

而加快培育和发展境内外汇市场,用改革的办法解决前进中的问题是重要出路。

扩大交易主体和拓展实需内涵是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这波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推出人民币外汇期货交易正当其时随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程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加,国内现已推出了除期货之外的基础外汇衍生品工具,包括远期、外汇和货币掉期、期权。

但因当时人民币官方汇率与外汇调剂市场汇率并存,外汇期货价格难以反映汇率变动的预期,加之人民币可兑换程度较低、外汇交易限制较多(1994年汇率并轨时才实现人民币经常项目有条件可兑换),市场交投长期较为清淡。

1996年3月,央行、外汇局在清理非法外汇按金交易的过程中,废止了前述试点办法。

2018年,央行、证监会九部委联合印发《“十三五”现代金融规划》,提出要丰富外汇市场交易产品,适时推出外汇期货以满足市场主体对交易和避险工具的多样化需求。

与远期、掉期、期权等场外交易、非标准化合约的外汇衍生品工具相比,外汇期货属于场内交易、标准化合约,具有价格公开、连续,流动性高、信息透明等特点。

正是因为这些显著的特点,可以帮助我们在更好服务市场主体汇率风险管理的同时,提高监管的效率。

据说,1997年对冲基金做空泰铢,就是押注泰铢遭受攻击后,泰国央行将会加息,根据利率平价,这将导致远期市场上泰铢对美元汇率的贴水扩大。

于是,对冲基金提前买入美元/泰铢的看涨远期结汇,然后在近端拆入泰铢抛售换成美元,压低泰铢即期汇率,泰铢后按事前约定的远期汇率卖出美元归还泰铢,进而赚取汇差。

外汇远期与外汇期权是类似的问题,也是场外交易、非标准合约,监管部门无法及时准确掌握对冲基金的持仓情况。

由此可见,推出人民币外汇期货交易,或可帮助我们掌握一件应对各种形式的货币攻击的利器,提高开放条件下风险防控和应对能力,更好实施金融安全发展战略。

其实,最近中资机构在海外衍生品交易巨亏的案例,大多也是发生在期货市场。

中资机构的仓位都暴露在市场上,一旦做错方向而不及时止损,就有可能被外资机构围猎,损失急剧放大。

再者,当前人民币升值造成国内出口企业增收不增利的问题引起了全国上下的广泛关注。

由于中小企业风险中性意识较弱、相关金融服务供给不足(如中小银行大多没有金融衍生品业务资格,也就不能向中小企业外汇衍生品交易的服务),更容易暴露在汇率波动的风险之下。

而外汇期货是匿名的标准化合约,对企业规模没有歧视。

相反,外汇期货价格由市场决定,公开、连续、透明,可以降低企业的远期套保成本。

从这个意义上讲,推出外汇期货也是为中小企业发展纾困的可行之举。

况且,外汇期货本身是国际市场成熟产品,境外也已有一些人民币外汇期货交易产品,有现成经验可资借鉴。

同时,推出外汇期货可以极大拓展人民币外汇市场的参与主体范围,提高人民币汇率价格发现的透明度,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公信力,这对于中国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都有深远的意义。


以上是文章"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